京东鱼钓(东东有鱼和京东关系) -凯发网娱乐

成功励志 2022-02-05 10:40:01

最佳答案

在新浦街待的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这里有很多的生活习俗和语言的交流跟其它的地方有明显的不同。土生土长的新浦街人可能感觉不出来本地和别的地方这些区别的,但外地人到了我们这个地方他就觉得水土不服,看我们的一些风俗习惯觉得不可思议,听我们在跟他们交流当中无意间的带出一些方言土语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莫名其妙。我有一位乐友是从东北那边过来的,已经在我们新浦街生活了五六年了,生活上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差不多能入乡随俗了,但语言方面在和我们相处之时还是有很多的隔阂。当我们当地人在嚓呱、唠嗑时偶尔冒出一两句土语时,他在旁边听了后顿时大脑短路,不知所云。比如酒桌上一个人站起来向另一个人敬酒,在敬酒的这个过程中敬酒的人总要找让对方必须无条件把这杯酒喝下去的各种理由。而被派酒的这个人也会栀子花茉莉花的想方设法阻挡对方的这种劝酒方式。两个人之间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语言冲突会让一桌子的人都在那看着他们究竟谁能一占高低?东北的乐友更是坐在那里满有兴趣的看着这两人的表演,若他们的语速不快的话,一般东北的乐友还是能听个七八分明白的,一但他们这种敬酒的方式到了双方僵持谁也不让谁的份上,那语言当中就会掺插一些当地的土语进去,敬酒的人会说:你这人怎么山榴红不上台盘呀,你看我这一把年纪容易呀?这酒杯也端了半天,手举得西攘西攘。可你倒好,东陬山蟹子——推死,都半天了你还坐在这里肉里烂酱、油盐不进一点面子都不给,让我站在这里旋人眼不是干白气人。那被敬酒的人任凭对方说的是天花乱坠就是不松这口,假马假且的被他逼急了也把面前的杯子端到了嘴跟前,等大家都一捧眼珠子看着他时他且又把杯子放了下来嘴里不温不火的都是有理票子:老哥,不是你小老弟打你面子的,这喝酒是能者多劳,我是没有那金刚钻,不敢揽这瓷器活,你让我跟你一口把这一大杯都漱下去,你不是让我难看吗?小老弟的酒量你也不是不晓得的,刚才已经冲了好几杯了,这一杯再灌进去那我还不当场就现场直播崴堂了。你要帮我在这酒桌上喝出一头来,你那弟媳妇也不会让你安稳的。看他们还在那没完没了的为一杯酒在算狗肉账,其中一个人实在气不岔说话了:这大半天就见你们两人为这杯酒丢人败气在这磨牙,多大事情呀?就是敌敌畏人家劝了半天你也给点面子,我这一辈子最烦在酒桌上遇到像你们这种喝酒打赖毛的,一点男人气都没有简直就是给新浦街人丢脸。再说你这敬酒的什么眼力头呀?找谁喝不行呀,独单跟这种拿文作醋的人彪上了劲,你说你是不是也那根根筋搭错了,要不就是脑袋被驴蹄子踢啦?人家不能喝了你还蹲这死抱猪头啃?我不是说你的,你就是跟他熬到明早心,他能把这杯酒顺顺当当的喝下去,我手指头挑二两肉给你。我看你们两个也不要再僵持下去了,今天我拼这张老脸拉拉这个弯子,这酒我帮你带半杯下去,多大事情呀?弄得大家稀烂苦咸的扫兴。今天能凑到一起就是缘分,古人还讲究那酒逢知己千杯少了,喝酒就要喝个痛快,喝个心情舒畅的,为一杯酒在这磨牙拌嘴不难为情呀,也让外地的朋友搁心里想着,这新浦街人做事怎么这么的不出趟子呀!经他这么一搅和两个人都有台阶下了,这个人把酒带了,又招呼大家:大家不要停碗住筷子,不喝酒多叨些小就子垫垫饿心肚子,空腹喝酒伤身伤肝的。

这上面几人的一番话语中,东北乐友对他们不时的交谈中夹带的方言是云山雾罩,小就子,那不是媳妇的娘家的兄弟吗,怎么能变成了下酒的菜呢?山榴红为啥就不能上台盘了?西攘西攘又是啥东东?特别是那个出来带酒的说的第一句话更是让他找不到南北了。他在寻思着:这大半天就见你们两人在这磨牙?可我这老半天就光听他们你一句我一言的在那说来说去的,却并没有看到他们动牙呀,连他们说的叨点小就子填填饿心肚子他们都没有干呀,这磨牙两字又从何说起呀?于是旁边有那热心的饭客就开始给他充当义务讲解员告诉他小就子就是小菜子的意思,西攘西攘就是很累了。至于磨牙这两个字可不是小老鼠因为牙难受必须得啃东西才能消停的意思,他是新浦街人用来打比方人跟人在一起发生的一些鸡毛蒜皮的矛盾,比如抬杠、吵架、挚犟、吃枪砂笼统的称作为磨牙、拌嘴。

其实不要说东北乐友听了我们这些本地方的方言土语像听老和尚念经一样,就连本地方一些80后、90后出生的新新类人能听懂这些本地方土语的恐怕一百个当中连两个都找不出来。国家提倡普通话的普及,并让孩子从去幼儿园开始就接受这方面的熏陶,这些地方方言难登大雅之堂在他们心目中是土啦吧机的就越来越不待见了。不要说学堂里老师规定必须要用普通话来说话,起来回答老师的问题,就连到了家里,爸爸妈妈怕地方语言误导了孩子的远大前程,也忍痛割爱陪着自己的孩子撇着并不标准的普通话配合着学校的教育。

现在这些方言土语也只有我们这些60岁开外的老人还对他情有独钟,听到有人说上一句两句就觉得找到了知音,听在耳中特别的亲切,让你有一种返老还童的错觉。这些土得掉渣的方言能让你想起小时候家里的大人和邻居的爸爸妈妈会在吃饭的时候站在院子里大声的向着外面喊道:小揪子,还不赶紧来家涨饭呀?还会让你的眼前浮现出一幅幅少年时经常会经历过的画面,这些画面在你的记忆中时隐时现,最后变成了当年的你和邻居的孩子玩老的时候谁也不让谁的情景,大人见到了就会走过来日得你:你看你们两个死小鬼,蹲一块没有好松玩的,弄到一块就犯克,这才脚赶脚功夫就在一起搞嘴,磨牙了。

这些熟悉的乡音和独特的用语,在我们小的时候几乎天天都在耳塘边响着,差不多都能把我们的耳朵磨出老茧来了。我们就是在大人的这种喝当声中,听着新浦街的方言一天天的从童年长到了少年,再到青年直到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如今新浦的一些方言偶尔还会惊鸿一瞥的出现在我们的社交场合中,就像饭店里颠勺子的大厨子,炒菜时加进去去的八角、花椒、大料等调味品,使朋友之间的语言交流更加的感到了亲切,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但那些曾经伴随我们成长在我们耳边说过这些方言土语的长辈却大多数都先后的离开了让他们牵挂一生的这个世界,每每一想到这些悲哀就会从心头升起,就会有一种搅肠痧般的疼痛触动着我们的灵魂。

一年一年催人老,岁月如梭赶太阳,如今我们也成了那些小年轻眼中的老年人了,已经到了做爷爷、奶奶的辈分了。这人一但过了60岁后就进入了衰老的人生最后一段路程,一些旧日的往事会不时的在大脑里缠绕着。对逝去的岁月耿耿于怀,也特别的伤感,惆怅,总有一种今不如昔的感觉在心灵深处挥之不去。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宛转床上睡不着时更会去思念那很久很久以前那些人和事情,徘徊在和兄弟姊妹、邻里之间时不时磨牙、拌嘴的那个年代。

很多年前,用新浦街话也就是朝每子那会家家都是姊妹多,这姊妹一多就热闹,就会无事生非,就会有很多的隔隔阂阂。我们小时候没听说有政府不让多生孩子这样的事情,那年头你不用担心因为违反计划生育多生了一个而被单位开除了公职,也不用东躲西藏的把生下来的超生小揪子咒他说生下来就死掉了,更不会把生下来的孩子放在亲戚家当成黑户一藏好多年,即使农村的你也不用担惊受怕计划生育小分队,去你家扒粮食,上房去揭你家的瓦,逮到你后强迫你去公社卫生院去引产,引过产后再对你来一刀,让你永绝后患的结扎。

我们那个年头多好呀,放开来让你养,你想生几个就生几个,问题是你只要你有那本事才行。你想想这小孩一多了也就不娇贵了,整天大人一上班那些小孩子就跟放散牛似的顺其自然,还有的人家也就是拿这些孩子当小猫小狗养着。现在的小青年一听我们跟他说这些老根子的事情就好像在听天方夜谭,惊讶的眼睛瞪的跟电灯泡子感叹道:乖乖,还你们那个年代牛b,这小孩能当小猫小狗那些宠物养着那也太珍贵了。你看现在那些闲得无聊之辈把那猫、狗比自己的亲爹亲娘伺候的还要倾心。到那里都带着,她大、他妈早上想让她们起来做口热饭,她们都一叫一翻轱辘,可耳朵根里一听到她那心肝宝贝肉在那哼上几声,顿时困瘾没了,一个折扣都不打就顺顺当当的懒觉都不睡陪着小狗出去散步。小狗、小猫走丢了她能悬赏千金到处寻找,就连她娘老子老年痴呆走失了她都没有这样的着急上火过。

其实朝每子时那些小猫小狗才没有现在这些宠物小狗、小猫的命好了,它们就跟人一样一但生不逢时,没有赶上好年成那也就是个受罪的命。想想看那年头人都不够吃的,那有多余的食物去喂不下蛋的小猫、小狗,也就是剩个碗底、锅边的把那小猫、小狗招呼过来让它的舌头给舔干净了。那时养鸡的人家稍多些,觉得划算,养只鸡还能隔三差五的从鸡腚眼挤出个蛋来。至于养条狗也就看看门,吓唬吓唬人,到了冬天,打狗的卞三来,把狗三块、五块的卖给他去做狗肉冻子。其实养狗看门也仅是一种心里安慰,老话会说,挡君子不挡小人。我们小时候那个年代很少有人家会锁门的,再说家里也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那年头社会风气好啊,可以说差不多到了路不拾遗的境界了,院子里有一两条狗,见了生人上去旺旺的叫上两声,那心虚的人就识相的乖乖离开了。小猫了,有的人家养着纯粹是留逮老鼠的。我们小时候那个猫,虽然没有专门的猫粮、猫食特供它们,却非常的敬业,见到老鼠就扑了过去。那像今天这些白猫、黑猫,敌我不分,还猫跟老鼠当了伴娘,见了老鼠到了嘴边也就赖得叫上几声喵喵。

说一千道一万,其实我们那个年头虽然大家都会说:儿多老母苦,嘴多日子艰。可家家还是生了一个还想再生一个跟第一个做做伴。有了闺女还想要一小子。越小日子本来就过的紧巴巴,可还是让自家的媳妇,隔年吧就生上一个,乐此不彼。所以我们那会家家都是姊妹好多的,有的是一家五朵金花,有的人家是八大金刚,还有的是九天仙女下凡尘。不像现在这样一家就一个掼鬼、独鸽子。你用脚趾头去想想一家姊妹这么多,在一起能不磨牙、拌嘴吗?

就拿我家来说吧姊妹五个,在那个年代是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因为我父母在外地工作,那四位弟妹都跟在父母身边,此地仅留我一个在老家和奶奶一块生活。一年到头我们家姊妹很少能像左前右后的那些人家姊妹能在一起有磨牙、拌嘴的机会,好几年母亲才从外地带着弟妹回老家一趟都是来去匆匆,因为那当阵交通不方便,不像现在又是高铁,又是高速,又是航空的,所以我们姊妹之间是没有这种像其他人家孩子那样兄弟姊妹在一起磨牙、拌嘴的机会。长年累月的时候是我孤独的一人陪伴着奶奶,用羡慕的眼神去看着别的人家姊妹在一起或欢欢笑笑,或在一起玩老了吵吵闹闹。那时候也特羡慕人家那些弟兄人多,打仗、吵架都有人帮腔,也经常的看到院子里的人家姊妹在一起为了针尖大的事情在一块吵的是叽叽哇哇闹的不可开交。

比如门口有一家的兄弟两,跟我年龄相仿,那天早上起床为了一件小汗搭子穿错了,老大把老二的一件好一点的小汗搭子穿在了身上,老二醒来满床的找自己的汗搭子,结果半天醒霉了见自己那件妈妈刚帮买没几天的小背心穿在了大哥的身上,肯定是一百个不乐意。小弟就说他大哥憨皮厚脸,非要断他把汗搭子从身上扒下来。大哥一听小弟如此的小气就说你怎么这么不够义气的,你忘了前几天你还帮我的一双没有下水的袜子穿得是前卖生姜后卖鸭蛋,我都没有皱一下眉头。小弟一看他大哥跟他翻老底子,也就不客气了马上把陈年老账给他抖落出来:你还好意思跟我提这件事情,那天晌心吃饭时我们每个人摊到一个肉坨子就饭,我刚叨了一个肉坨子放在碗里还没孬到吃了,正好被赵大爷家的小根柱叫出去说了几句话,等我再回来出鬼了,碗里的肉坨子没得得呢,那不是你没料偷吃得了,你怕我妈晓得了,就用这双袜子来堵我的嘴。哼!我才不成你的这个人情了,那双袜子是我找一个大肉坨子换过来的,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大哥一看小弟不买账就又想起了一件事来:我说俺小弟呀,难怪老舅奶没搬走时经常会念叨,什么人都好共,跟没良心人不好共。你的心被狗吃了,你看看你哥头顶这块伤疤,不是为了你挨二叫拐子打,我知道后去替你出头,打得他满地找牙,结果等他从地上爬起来,称我不注意拾起一块砖扭头对着我的头上就是一下子,那不是为你才留下的这块伤疤。小弟听了大哥的话还是不领情:你那头上的伤疤是你自找的,不是你和二叫拐子结下的梁子,他不敢拿你撒气就找我的獐子,说来说去还不都是你惹的吗。这兄弟两为这件小汗搭子在那上了劲,你一句,我一言的谁也不让谁,就在床上互相翻着老底子,声音是越来越高八度。说到最后小弟就动手上大哥的身上去拽自己的小汗搭子,大哥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躲着小弟。小弟一看他大哥跑了更加的来气,见门檐后有个条把疙瘩抓起来就砸向他大哥,他大哥一看,好呀你敢跟我玩真的的那我也不会对你留什么情面的,捞起了洗脸盆里的毛巾就把上面的水向着他小弟抖落过去,很快这弟兄两就四把扭腰的缠到了一块。开始这两小孩在一起吵吵闹闹妈妈在一旁刷锅洗碗也见惯不惯了就难得问事,可弟兄两说着说着都翻眼了矛盾升级了要文攻武卫了,这还归功呀?赶紧喝当两小崽子:小炮子,给你们吃饱了没落消食了,看一个个长能耐了,要就不到一起到一起要不了五分钟就在一起磨牙。你看看你做大的没有个做大的样子,你就不能让着小弟一下,你这当小弟的更不是个玩意一点尊卑都不懂,你哥说你两声,身上能掉块肉下来,还一扣不让,下次再蹲一起搞看我不攉死你两的。

他们妈妈一发火了,两小孩不敢明着翻犟,但嘴里还在小声的嘀咕着。老大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我大,难道我就派死呀,不管他对不对都要我让着他呀?小的也不服气呀:哼,我比你迟出世年把难道我就处处都要矮你一头,受你管着。两个人小声的嘀咕着,四只眼睛都是透出一百个不认输的色道。妈妈一看弟兄两还针尖麦芒的顶住,眼一瞪:还真没拿公管了,不动五雷法你两不知道怕吧?弟兄两天天在一堆磨牙、拌嘴,不团结,就为一件小汗搭子你两人在这较劲了大半天这传出去不让人把大牙都笑掉了。说着夺过老大手里的条把疙瘩,对着两个人就是腚盘上来几下,这才将兄弟两用武力镇压下去。

这种磨牙、搞嘴的现象不光在小孩子跟小孩子之间会发生,就连夫妻之间也是会三天两头的出现一些磕磕绊绊,磨牙、拌嘴的事情,用老百姓一句通俗的话语:那家烟囱不冒烟呀?

这类事情一般发生在那些刚成家过日子的小两口身上,还有那些在一起过了大半辈子的老公两身上要多些。

小两口成家后若是男方家里姊妹少,还能团着父母凑合着在一块将就着。在一起过好处是至少不用愁下班回来吃不上口现成饭,要是那大家大口的笼不了在一口锅搅勺子,结过婚后你就得分出去自立门户过日子。这小两口一但要自己单独搞伙那事情就来了,你想想这不管是新郎官,还是新娘子当初在家都是吃现成的过的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甩手掌柜生活。现在两个没有一点生活基础的人因为玻璃眼镜各投各眼走到了一起,婚前谈情说爱燃烧起来的那团激情随着婚后火团子慢慢的耗尽剩下的全是平淡的柴米油盐枯燥的生活。当你结束一天辛苦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看到的是锅没动,瓢没响,过去那种一到家父母做好的饭就堵到了你嘴跟,变成了今天你得去淘米做饭。下班了回家你不去厨房忙上半天,你就吃不到那口热饭。究竟谁应该去厨房和这些柴米油盐去打交道了?刚开始时小两口还能一块的比翼双飞在厨房里,媳妇忙上忙下,男的在一旁打打下手,妇唱夫随虽然忙的不亦乐乎,但也觉得乐在其中。

可日子久了小两口之间就开始有人掉鬼了,遇到做饭,干家务之类的事情就找个理由向后头躲了,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出现在男人的身上多些,还是大男子主义在作怪,觉得自己找个媳妇就是让媳妇能好好的伺候伺候的。所以男人一但有这样的想法,那小日子还能过的麻利吗?难免夫妻之间会时不时的发生磨牙、拌嘴的事情。

在以早夫妻都是双职工的多,中午下班是谁先到家,谁赶紧开炉烧水做饭。女人惦记着家,那边下班铃声一响就急急忙忙的三步并着两步的往家赶,而男的玩心重,在路上一根柴苗子都能帮他刮住,遇到个熟人在一起三讲六国的,见时间不早了家里老婆饭菜做的差不多了,才不慌不忙的迈着太平步往家走。到了家门口离多远的就提着嗓子喊道:媳妇,我回来了,饭有没有好呀?见老婆还在锅台忙活着了,他也不过去假且假马嚷嚷媳妇需不需要帮吗?就这么大屁老太朝当门地的凳子上一坐,然后抽出一根香烟,点着了在那腾云驾雾享受着活神仙的生活。这样的情况逗媳妇心情好的时候倒也没有什么,男人这种德行说到底都是媳妇自己给惯出来的吗?可有的时候男人回来的晚,再不睁眼没有看到媳妇的脸色拉下来还这么的不知死活坐等饭端到嘴边,那能有好果子吃吗?

那年月还不像现在这样打开煤气,液化气就能炒菜、做饭,你还得在上班的时候就要在心里祈祷着,家里的煤炉子可千万不要着过了或被闷灭了。要是遇到这档子的事那纯粹就是屋漏偏遭连阴雨,那你到家的第一档事就是赶快劈木头把碳炉给引着了。这引炉子也不是那个随随便便想引就能把它引着的,你弄的不好,炉膛里的柴火都烧光了那煤球还没有烧红了,你还得把碳球找火剪子叨出来,在重新放上引火柴,然后点着了,找那破芭蕉扇使劲的对着炉子下面的小门扇活着,那从煤球窟洞眼冒出的烟绕不绕就熏得你鼻子眼泪一大把一大把的向下流着。往往一个炉子要想帮它生着了,你得摆弄好大半天,一会得把炉子端到下风头,可刚把炉子掉了过来那风却掉向了,你只好再把小炉门转到有风吹的那一面。你会为摆布炉子的事情恶心烦躁,着急上火。

可你在这忙的七死八早亡的,再一带眼看男人回来迟了还坐在那嘴里叼着香烟,手里捧着一本小说蹲那看的津津有味,扳倒了是手脚都不伸,你心里能平衡吗?你是一头做着一边在心里咕嘟嘟的来气。不说吧在心里鼓囊着,说吧,也说油腻了,这男人吧就赚一张龙长脸还越按那下箍壳拽。实在憋的受不了自己一个人忙的是顾得了头顾不了腚,就会压住心里腾腾往上升起的火对男人说:你是请来的呀,羽白大褂不沾灰,你还过来帮我搭把手呀,你看我一个人又要干着又要干那忙得过来呀?我在这引碳炉子,你有眼色的去帮那菜摘摘,米淘淘,好像这一大堆事情就是我一个人的,你要跟我躲懒滑稽溜的等炉子引着了也有天没太阳了,都去喝西北风吧。男人听到女人开腔了十分不情愿的放下书来,伸了个懒腰,又把吸了一半的香烟掐灭了,不紧不慢的的对女人说道:我说你整天忙跟二万似的都是自找的,早上上班前我让你炉子里多添一块碳,你就是不听说不碍事,不碍事。不就是多烧一块碳吗?你看现在费多大的事,这到家了都一个多小时了,你看你笨手笨脚的连个炉子还没有生着了,我看你有什么用。唉!还是不结婚好呀,到家吃现成的。女人一听就不乐意了,手里的芭蕉扇往地下一撩发火道:结婚不好,当初是那个死皮赖脸的的盯着我的,现在得到手了你就放这个屁。结婚不好那乘早散伙算了,这日子我也受够了。在家做闺女都是吃现成的,嫁给你好米箩掉糠箩。你自己凭良心手捂心口窝好好想想,从跟你结婚分家独立门户,这些洗洗刷刷的家务事你伸过几次手?你上班,我也没闲着,凭什么你五大三粗的要我这个女人伺候你?这处家过日子的是两个人的事情,你可倒好,在家里是倒油瓶不扶,结婚不好!姑奶奶受够了,我不伺候了。说着那眼里的骚汁子就不听指挥的不住成出来了。那男人一看女人被自己气的是甩手不干了,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马上换了一副嘴脸嬉皮笑脸的跑到女人的身边,又是赔礼又是说好话的原诚总算帮自己的老婆哄的是回心转意。

经过这一小波折的磨牙、拌嘴后两个人携手干活算是抓紧时间把中午这顿饭咄挡出来了,也不管炒出的菜是淡了还是齁死人,也不管做出的米饭是烂了还是夹生了,也没有时间去细嚼烂咽、去品味菜肴好孬,就这么的凑合对付着能把肚子填点进去,然后碗一丢,筷一放,任凭家里锅朝天,瓢朝地的也腾不出时间收拾就得匆匆忙忙的奔单位赶去,一但迟到了,那更比害眼还要厉害工资就得被扣掉了。你说这小两口除了工作就是回到家里忙家务,那还有功夫浪漫呀?谈对象时的种种美好梦想,随着婚后这种淡而无味的生活很快就失去了新鲜感,以后的日子里磕磕绊绊的夫妻之间大摩擦,小拌嘴那就成了家常便饭,特别是当第一个小孩生了下来后,那更是幸福和烦恼一起涌入。当然这也仅仅是万里长征才踏入的第一步,那处家过日子总不能关起门来屋脊开窗子吧?你得要人情来往,你得要和父母搞好关系,你还得要和兄弟姊妹之间协调好关系。到了逢年过节还得要一碗水端平为两边的送礼物谁也不能比谁多,谁也不能比谁少挣来拌去的。若那女人喜欢溜门子,男人好跟狐朋狗友出去打个牌,喝点老酒,这些都会成为磨牙、拌嘴的引子。当然夫妻之间感情好,这些小磨、小拌就全当是生活浪花中调剂品,不会产生太大的隔阂的。可也有的的夫妻就因为这些繁琐的事情,结果谁也不让谁,谁也不向谁妥协,最后好好的一对鸳鸯你向东飞,她奔西行散伙了。

小夫妻之间的这种磨合期根据各人的性格会有长有短,慢慢双方都能习惯和迁就了彼此之间的一些生活习俗,对各自的一些只要不是关系到原则性方面的事情都会能够容忍的,女人把心思都用到了抚养孩子的身上,男人此时也知道顾家了,知道自己的媳妇不容易了,在很多事情上两口子都能步调一致了,磨牙、拌嘴的事情也就逐渐的少了。

等到孩子忙大,两口子也从单位退休了,再也不用辛辛苦苦在单位受人管了,清闲的日子多了这老公两之间的磨牙、拌嘴又开始了。不是有句老话叫无事生非吗?你想想一个人忙乎了大半辈子,突然消停了下来,他的心里能不感到空荡荡的。过去生活特别的有规律,按时上班,按时下班,现在早心躺在床上就是睡到八更八点也不担心会因为迟到了工资挨扣掉。老头子在家里一般都是甩手掌柜,睡到日上三竿,爬起来吃点早饭拿起鱼竿、鱼篓骑着脚踏车出去钓鱼了。其实老头子出去钓鱼只是一个借口,在家闷的慌呀,看什么都不顺眼,整天的把嘴盯在了老嫚子的身上,两个人在一起,两句话不说一不对劲就呛了起来。这出去钓鱼是次要的,主要能出去散散心,跟几个钓友,鱼钩子朝河心里一放,也不管它鱼咬不咬钩,看看风景,吹吹清风,侃侃大山,一个上午就这么的优哉游哉的过去了。至于鱼篓子里面没有鱼那好办呀,回来后扛着鱼竿来到菜市场买上二三斤的刀鱼到了老嫚子面前也就算满载而归的交差了。只是老嫚子接过鱼篓子一看里面的鱼都差不多一顺色的大小就看出洒眼来了,于是阴阴戳戳对老头子说道:我说老砍头的,你现在的钓鱼水平是越来越高了,你看这鱼钓的就跟在菜市场买的一样,一条条个头都不相上下。你说我就奇了怪,跟你几十年了怎么我就没有发现你这么有才呀?明天再出去钓鱼,给我把身上的钱都掏干净下来,省得不小心掏兜时把钱掏掉河里去怪心疼人的。老头子一听老嫚子这番话就知道自己作弊被识破了,自知理亏也不去辩解,洗把脸坐到小桌前,端起老太婆早就倒好的酒茗了一口,接着夹了一筷头的大椒炒鸡蛋放到了嘴里,刚咽了一口就被齁得不停的咳嗽。老头子放下筷子问老嫚子是不是街上的盐不要钱了?老嫚子也叨了一筷头的菜放到了嘴里尝尝果然齁死人的咸,不好意思的说:年纪大了记性不大好,放过一次盐后来又抓了一把放进去了,我再给你重炒一盘吧。老头子说:算了吧,凑合着吃吧,下次不要帮小苏打当盐面子放菜里就行了。老嫚子一听老头子这么说话就不乐意了:你个死老砍头的,你这不是还嫌弃我菜炒的不好吗?伺候你家老老少少一辈子了,是不是我现在人老珠黄你看我不顺眼了,你在外面有人了?老头子说:又来了,你那天能帮这小心眼毛病改改我这一辈子就烧高香了,你把你家老头子看成是一朵花似的,在人家眼中也就是一垛豆腐渣。再说了,家里有你这么强势的河东狮,我有那贼心也不敢有那贼胆呀。

这老公两又开始磨牙了,老嫚子说:跟我谈对象时,你那小嘴整天甜言蜜语不知那来那么多的话,哄得我是坨溜溜的转,这才上了你的贼船,等到得到手了,你就不珍惜了。你看看你,过去上班吧两个人没有时间,你没有时间和我嚓呱、聊天我也不怪你。现在退休了,时间多了,你没事就朝外面跑,一天跟我连三句话都没有,要不就是整天把嘴盯在我身上,看我干这个不行,干那个也不行,一天到晚要是在家里尽挑我的不是。晚上躺在床上吧想跟你说说话,哼哼,我这边还没说上几句,你那边应付差事的恩恩呀呀两声就开始呼噜连天了。你说我这一辈子容易呀,当初我在家做闺女时多少比你强的上我家提亲都没有点头,不知道怎么就鬼迷心窍的看上了你,真是瞎了左眼又瞎了右眼。你想想白天小孩出去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我在家里除了做三顿饭后就一个人清没箍嘴,想让你在家里陪陪我,可你的心盯在了外面,你倒整天的潇洒了,风流快活了,不是打打麻将,就是抱着个鱼竿出去撞魂。你说我这日子还有什么巴头的?老头子听了老嫚子的这一番情深意切的话语,把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老婆子,你为这个家的付出多少心血,我老头子心知肚明。你坏就坏在你这个脾气上,你想想我们两人打结婚分家在一块过日子开始就没有一天不在一块磨牙拌嘴的。说句心里话,我也想跟你说说话,少年夫妻老来伴吗?可那一次只要我们两人在一块说话,几句话不说,只要那句话不逗你的心思,你那脸马上就拉下来了。你说我们俩还能在一块说上话吗?你有脾气,我有性格,这几十年来你就想帮我改造成你理想中人那样,可常言说得好,江山好改本性难移,一个人生就骨头长就肉,我也不好改变你,你也不好改变我。好在我们都没有外心,都还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这个家,为了把小孩子一个个的巴大了,能成房立户了,所以这一辈子这个家还一直的维持下去。老婆子今天我跟你掏心窝说焦干良心话,要想在一块有共同的语言,大家都要相互的迁就一下对方。当然这些年我也做的不好,对你关心不够,特别是退休后心里有时烦会整天的唠唠叨叨碎你。其实我也清楚我这些坏毛病,也想改,可有时候不由自主就会犯这些错误。下次老婆子若我要再跟你犯这些缺点错误,你要就提醒我,要就没眼梢刮我。倾我们过前面的路也剩不了多少了,吵吵闹闹一辈子了,以后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生活了,老婆子你说了?

听了老头子的肺腑之言老嫚子眼睛湿了,她从条桌上把酒瓶子拿了过来,见桌子上有一个空碗哗啦啦的倒了大半碗,又帮老头子的杯子里酒倒满了,然后端起碗来冲着老头子豪爽的说道:老砍头的,你喝了一辈子的酒我没有陪过你,今天就冲你刚才的那一番话,老太婆今天破破戒跟你干一杯,说着没等老头子点头脖子一仰咕噜噜的把大半碗酒给喝进了肚子里,那辛辣的酒劲呛得老太婆不停的咳嗽,眼泪也呛了下来,慌得老头子赶紧过去按着老太婆的后背轻轻的抚摸着,嘴里心疼的说道,都七老八十了还这么的充能,呛坏了谁来伺候我呀?老嫚子从老头子的眼睛里找到了谈对象时时常会看到的那种目光,脸上透出丝丝的满足感。此时此刻,眼前的这个被她骂了一辈子的老砍头比那电影明星赵丹、于洋、王心刚不知要高强多少帽头子。就冲着刚才老头子对自己所说的那一番掏心窝的话,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受的苦,遭的累,费的心血都值了。

老头子看到老嫚子脸上开出了笑脸,他也特别的高兴,这一辈子老公两能像这样心平气和的聊上一次真的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老头子高兴,他想把桌子上的杯子酒再倒满了,好好的敬自己的老伴,可当他刚把酒瓶子抓在了手里就觉得自己的手有点不由自主,心口突然的疼痛起来,他想对老嫚子说上一声但嘴就是张不开来,口水顺着嘴角慢慢的淌了出来,一阵困瘾缠绕上来他一下头的趴在了桌子上。

老嫚子还沉浸在幸福的瞬间里,她闭上双眼,憧憬着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跟自己的老头子过日子,改掉自己的坏毛病。都在一口锅里吃了大半辈子的饭了,到老来还磨牙拌嘴的真太不值得了。想到这里她自言自语的说道:老头子,咱们从现在起再也都不要生气了,人家都说气大伤身你说好不好?见没有人答应她老嫚子又重复了一遍,还是没有听到回答的声音,她这才睁开眼睛一看,见老头子趴在了桌子上,顿时心里一紧,赶忙过去轻轻的贴着老头子的耳边小声的说道:老头子,你累了吗?老头子你怎么了?老头子你可不能吓唬我呀?老头子你答应我一声!你个老砍头的你这是怎么了,快来人呀!

老头子趴在桌子上任凭老嫚子怎么的呼喊就是一声不吭,等医院的120救护车赶来后一检查,老头子因为突发心肌梗塞走了,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自己会一点征兆都没有就一下头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老嫚子一下子崩溃了,她不敢相信就在几分钟之前还跟自己磨牙、拌嘴的老头子说离开自己就撒手不管自己,不管这个家了。老太婆的心都要碎了,虽然躺倒的这个人跟她磨了一辈子,平常的日子里看到他就心烦。可一想到今后这个人再也不能和自己吵架、拌嘴、抬杠,碎叨自己了,那心就跟刀挖的一样疼痛,她帮老头子抱在了怀里,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哄着:老砍头的,你再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你倒是在开口嚼当我呀,这回你放宽心吧,你怎么的代称我,呲攻我,我都不会骂你的。老头子你媳妇以后学乖了,再也不会惹你着急上火了。老头子,我求求你,你赶紧把眼睛睁开来,再骂我几句呀!你个老砍头的,你丢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意思呀,老头子你不如干脆帮我一起带走算了,我们到那边在一块的去拌嘴、去磨牙,老头子,你答应我一声好不好呀!老嫚子伤心的是肝肠欲断,街坊邻居见者无不催泪同情。

这就是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的两口子,别看平常谁也不在乎谁,可一到有一个人突然离开了,那感觉就不一样了,就会感到原来对方在自己的心中是如此的重要,只是平常的日子里把这种爱深埋在心灵没有显露出来,就连一辈子在一起的打打闹闹都是两口子浓缩的感情用另一种特殊的方式给表达出来的。以后的日子里,留下的那个人仅管有儿孙膝绕、吃穿不愁,可要想重复朝每子的那种老公两磨牙、拌嘴的日子也只能在慢慢的长夜梦境中去追思,孤独的生活将相伴余生,谁也不能替代那个跟她磨牙、拌嘴的人,儿女不能,即使重新续缘也没有那种结发夫妻的根扎在自己的心窝里深,那是一直的深入到骨髓的铭心之痛,只要活在这个世上一天,那什么样的灵丹妙药都救不了这种两个世界之间相隔的思念之苦。只有当活在这个世上的另一个人冥冥之中看到站在那边的人向她频频招手呼唤时,那一刻的到来后她才总算解脱了这种孤独的思念之苦,平静的迈过奈何桥去和那个等待很久的打断骨头连着筋前世冤家相聚,至于在那边还能否像这边一样的拌个小嘴,磨个小牙,抬抬小杠,那只有鬼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