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艺什么梗(演艺经纪人有什么用) -凯发网娱乐

人生感悟 2021-12-17 04:39:09

最佳答案

来源:新闻晨报

“我平时在外滩执勤,外滩游客非常多。我记得第一天上岗的时候非常不适应,因为我万万没想到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被人问路:中国银行在哪?上海第一家汉堡店在哪?我完全答不上来。我只好打110,问我的同事,因为有困难,找警察。”

——昨晚播出的《脱口秀大会4》第一期(下),来自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的交警黄俊,贡献了这期最“炸”的表演之一。

作为素人选手,黄俊以说段子的方式,绘声绘色地讲述了一位外滩交警的执勤日常,获得李诞、大张伟、罗永浩、杨澜四位领笑员的一致亮灯。

李诞微博截图

虽然获得晋级机会,但考虑到繁重的工作,黄俊还是当场宣布退出比赛,将珍贵的晋级席位留给其他选手。

在接受晨报专访时,黄俊提到,自己在节目中所说“等会儿录完影,我还是要回到外滩继续加班”,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这期节目是6月30日晚上录制的,直到7月1日凌晨3点才结束,而他离开现场之后,直接赶着去参加建党百年活动的执勤工作。

段子来自真实生活 “菜鸟交警”遭遇小学生拷问

正如《脱口秀大会4》的口号“还是生活最幽默”,黄俊笑言,自己在节目中说的段子,都是来自于真实生活。

比如他在节目中自黑新手上岗时的“菜鸟”行为,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有一个小学生跑过来说:‘叔叔,洋务运动时期,李鸿章创办的轮船招商局就在外滩,你知道是哪一栋吗?’我心想:‘你要问我就问我,干嘛还要考我?’我只好拦下一辆的士问:‘师傅,李鸿章那个轮船招商局在哪?’师傅很紧张:‘不知道,但我是真不知道,不是喝了酒。’”

这是2013年8月份,黄俊刚从警校毕业、被分配到黄浦分局在外滩做交警时发生的事情。当时正值暑假,一群小学生按照学校要求到外滩建筑前打卡。小朋友找不到地方,就跑到黄俊面前问。可惜这位“警察蜀黍”也是初来乍到,

“我被他们问得很懵……我说你们回去问问老师好不好,我是真的不知道。”

黄俊执勤资料照片丨受访者供图

这种“懵”,基本就是黄俊做交警之初的日常状态。尤其暑期外地游客多,经常不按常理“出牌”,黄俊至今还记得自己被提问过的那些五花八门的问题:上海第一家肯德基开在哪里?以前据说挂过“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牌子的那个公园在哪里?电视剧《情深深雨濛濛》里依萍跳河的那个铁桥在哪里?诸如此类。

“每天被问到答不上来的问题,回去我就赶紧去查、去问,但第二天,新的、奇怪的问题又来了……我觉得自己站在那边,怎么像个不合格的导游一样?”

黄俊下定决心,要彻底解决这种经常被游客问倒的尴尬。工作之余,他翻阅了大量跟外滩相关的历史、地理、人文资料,配合实地走访,深入了解外滩每一栋建筑、每一条道路、每一个单位的前世今生。在外滩工作多年的交通协管员、老建筑底楼经验丰富的保安、和平饭店前带队的导游,都成了黄俊的老师。小半年之后,黄俊脑中已经有了一套全方位、多视角的外滩地图,再也不怕游客上前提问了。

有了如此详实的知识储备,黄俊甚至跃跃欲试地期待着被提问。这构成了他在节目中讲的另一条段子:

“再上岗的时候信心满满,就等着别人来问。中国银行,这边走;纪念塔,这边走。还有的游客问我厕所在哪里?我说:你直走左拐再右转,那里是李鸿章在洋务运动时创办的轮船招商局,里面有厕所。”

一直是脱口秀“忠粉” 首次开放麦即获李诞认可

凭借这种努力学习、克服困难的劲头,黄俊很快成长为一名优秀交警,并成为黄浦交警支队最年轻的警长。工作8年来,他获得包括市局“百佳标兵”(2018)、上海五一劳动奖章(2019)、全国最美基层民警提名奖(2019)等在内的一系列荣誉,并多次在分局、市局做工作汇报。2020年底,黄浦分局在筹备年终汇报演出时,决定请笑果文化帮忙策划一个脱口秀节目,黄俊被列入表演名单。

在此之前,黄俊本人一直是脱口秀节目的忠实观众,4季《吐槽大会》、3季《脱口秀大会》,他都一期不落地追着看下来,对脱口秀的表演形式也有所了解。但是,亲自去创作和表演脱口秀,才发现这个过程实在是一种“喜剧的忧伤”。

黄俊“脱口秀大会”演出照片丨受访者供图

黄俊跟笑果的专业编剧吴星辰聊了两个多钟头,把自己工作中发生的有趣故事讲给吴星辰听,再由吴星辰从专业角度把一些梗进行融合。文字稿出来之后,黄俊就进入了表演和打磨阶段,太太和小孩是最早的两个观众。

黄太太本人是脱口秀演员house的粉丝,对黄俊的表演非常“苛刻”。

“刚开始,她会告诉我段子挺好笑的,但不是那种能让大家‘嘭’一下子炸开来的好笑,离上台、上电视节目还有一段距离。然后吴老师会再帮我改,不仅是改段子,还教我在表演时怎么起承转合,达到最搞笑的效果。”

大约有一周时间,黄太太“被迫”每天听黄俊讲一小时的段子。

“其实段子这东西,听一两遍很好笑,听到第十遍就很难再有感觉了。但我稍微再改变一下语气或者节奏,发现太太又能笑出来了,效果又不一样了,我觉得这可能就是一个level up。这一周时间里,我改了很多表演方式,最后她还能笑出来,我觉得就ok了。”

2020年11月,黄俊首次站上了笑果旗下山羊开放麦的舞台。

“我没想到效果那么好,他们后来告诉我,说我是当天十多个人当中最‘炸’的一个。当时吴星辰老师也在下面听,我下去之后他给了我一个拥抱,说太棒了。我觉得可能也跟我穿了一身警服有关系,观众觉得很好玩,居然有警察上去讲脱口秀了。”

但令黄俊始料未及的是,在他下台之后,当晚在山羊看演出的李诞就把他拉到一边,兴奋地告诉他:

“你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脱口秀大会》!如果你能准备半小时的段子,你进半决赛没问题!”

成为“脱口秀大会”素人选手 “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

2021年1月份,为了准备即将到来的汇报演出,黄俊跟另外两个同事一起,第二次登上山羊舞台。这次他贡献了一个文本之外的段子。因为被安排在最后一个上台,黄俊上去先给自己热了下场:

“我太紧张了,我感觉棉毛裤已经湿掉了……”

之后经常有同事拿这个梗来跟黄俊开玩笑:黄俊,你紧张吗?棉毛裤湿掉了吧?

只可惜,因为疫情关系,这场汇报演出被临时取消,黄俊认为自己的脱口秀表演生涯也就到此结束了。没想到,春节之后,黄俊接到领导指示:你的段子还是要保留一下,我们可能要派你去参加《脱口秀大会4》。

黄俊的第一反应是匪夷所思:

“我说不会吧,我这种水平去和专业脱口秀演员比赛,也差太远了!”

而且,一名警察去参加综艺节目,这当中要经过严格的审批流程。但,上海市公安部门的效率和魄力再次展现出来,黄俊很快就收到了单位的放行和笑果的正式邀请。

△黄俊“脱口秀大会”演出照片丨受访者供图

这一次,黄俊接触了更多的脱口秀演员,也感受到了在嘻嘻哈哈的脱口秀表演之后极其严谨、细致的工作氛围。在节目录制前十天,黄俊参加了由总编剧程璐、王建国主持的读稿会,当场就被提了好几条意见和建议。

“有些内容可能我们说的时候并没有仔细琢磨过,现场观众也没有当回事,但一旦放到线上播出就是不合适的,比如一些地域梗。”

△黄俊执勤资料照片丨受访者供图

《脱口秀大会4》第一期节目是6月30日晚录制的。当坐在一群之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脱口秀演员当中候场的时候,黄俊说自己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他发现其他演员的衣服五颜六色的都挺好看,就问人家衣服是自己准备的还是节目组给准备的,没想到大家都说所有衣服都是节目组准备的。

“我就开玩笑说,看来只有我是自己准备服装过来的。这个梗我上台的时候也说了一下,效果不错。”

在录影的时候,很多选手都会讲几个段子热热场,而临场发挥更是黄俊的长项。当他穿着警服上台的时候,听到底下观众都在说“警察、警察”,

“然后我第一句话就是问:你们身份证都带了吗?体现我是一个警察的身份。还有当我说我工作的地点是我们上海最著名的景点外滩时,下面很多人就‘哇’的一声,我就回了一句:被我罚过款是吧?”

这样小小的几个回合下来,黄俊说自己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

“第一个梗抛出来,下面就‘炸’了,突然之间我就放松了。我觉得我应该算比赛型选手吧,就是临场发挥特别好,如果观众给到我一个非常high的反馈,我就会越说越好,越说越兴奋。”

工作后从未在家吃过年夜饭 “警察故事”的脱口秀和生活秀

除了“小学生问路”“游客问厕所”之外,黄俊在讲述“面向外籍人士执法”时,飙了一长串熟练的英文,更获得了观众和领笑员们的满堂彩。

黄俊是在表演结束后才知道,自己获得了四位领笑员全部亮灯。节目组为了防止干扰选手们的表演,现场亮灯的声音其实很小,观众看到的都是后期加上去的效果。

“当中我用余光去看了下评委席,发现他们都是在笑的,这就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因为这个笑不是说你能提前排练,也不是你能打招呼去讲情的,这是他们最真实的一个表现。”

黄俊参加的第一期节目录制,直到7月1日凌晨3点才结束,当天他就要赶着去参加建党百年活动的执勤工作。虽然李诞和节目组一再热情相邀,但考虑到繁重的工作,黄俊还是决定退出比赛。

“坦白说,有些老百姓对交警这个警种可能会有点抵触情绪,觉得碰到我们就是被罚钱。这次领导派我来参加‘脱口秀大会’,其实也是想通过这种喜闻乐见的形式,让公众更多地了解警察们的日常工作。我们不是一直那么严肃的,也有很搞笑、很可爱的一面,你看警察都能来说脱口秀了。这也算是一种积极、正面的宣传吧。”

虽然特别喜欢说脱口秀,但如果为了比赛耽误正常工作,那是黄俊绝对不愿意的。毕竟,对于黄俊和他的同事们来说,在搞笑的、可爱的“警察故事”脱口秀之外,是挥汗如雨、真实可感的生活秀。

△黄俊执勤资料照片丨受访者供图

这是32岁的上海警察黄俊以及他的同事们高压、忙碌、奉献的一些工作日常记录:

黄俊工作所在的外滩是上海人流量最大的场所,仅每天面对的问路者就有上百人。有一年国庆节,黄俊的执法记录仪统计,当天他为近200人指过路,还被媒体誉为“外滩活地图”;

正是因为对外滩道路的超级熟悉,在2018年的跨年人流中,在救护车被堵在外围的情况下,黄俊和另一名辅警一起,用警车将突发疾病的游客送往最近医院,全程绿灯,风驰电掣,仅用了短短四分钟;

黄俊说,自己和同事们已经可以做到不仅给游客指路,还能告诉他们怎么走最快,怎么走最经济,怎么走可以看到沿途风景,不仅通过游客的“考试”,还能出色完成各类“附加题”;

正常中班执勤的工作时间是从下午3点到晚上10点半,但“夜上海”的魅力名不虚传,尤其在暑期,外滩直到半夜依然人流如织,黄俊和同事们通常要等到12点左右才能下班;

每年国庆、春节等重大节假日,黄俊和同事们基本都在岗位上度过。做警察至今8年,黄俊说,自己一顿年夜饭都没能在家里吃过……

黄俊说,希望观众不只是看到一名上海警察的脱口秀,更能因此而愿意深入了解他们的生活秀,

“希望我的表演能起到一点点促进作用”。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