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是什么梗(南宫夕颜的结局是什么) -凯发网娱乐

人生感悟 2021-12-17 10:39:20

最佳答案

“抓紧时间开始。”说完,卓晴率先前开纱幔,走了进去。

单御岚轻掀纱幔,燕弘添昂步走了进去,旭寻斯随后,胡熙昂也跟着想要进去,却被单御岚拦下。撇撇嘴,胡熙昂贴着帷幔站着,隐隐还是能看见地上的尸体。

楼夕颜看了身边的夙凌一眼,以为他会回座位上坐好。谁知他居然和自己一样,在帷帐外站定,兴致勃勃的看着里面的情况。

看三人已经站定,卓晴一边带好手套检查用具,一边问道:“可以开始了吧?”

地上的尸体,僵硬的躺着,皮肤透着青黑色,眼睛外凸,完全没有了美艳可言。没有人看到这样的尸体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会觉得恐怖和狰狞,她还能一副理所当然平静如常的问话,燕弘添心里倒是有些佩服她了。

缓缓点头,燕弘添回道:“开始吧。”

卓晴先由死者咽喉部下刀,慢慢衍生到胸腔,出血量不是很大,但是血腥味还是瞬间弥漫在整个大殿之上。看着一个人的胸腔在面前剖开,旭寻斯感到一股难以压制的恶心感翻涌上来,而地上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妹妹,几次别开视线,他有些看不下去。

卓晴至始至终都专注着手中应该做的事情,一边解剖一边条理清晰的解说着,以便记录,就好像以前做过无数次的尸检一样。

“死者胸腔内有少量积液,颜色呈黑红色,两胸膜表面与胸壁粘连,胸腺肿胀,胸腔各脏器的位置正常。心脏明显扩张,心肌颜色暗黑、存在梗化现象,主动脉壁光滑,冠状动脉极度硬化,心内膜上有少量出血点,心肌僵硬,左右心室肌肥大。肾脏青黑色,包膜剥脱。双肺均出现萎缩,表面多处出现褐红色血点,切面颜色呈黑红色。”

清清冷冷的女声在大殿上响起,和着血腥味是有些恐怖。没有意外的,卓晴听到了几声明显的呕吐声,很正常,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如果能做一个脊髓及细胞化验,看看滤泡及红髓的变化程度就更好了,卓晴再次感叹,没有设备真是太不方便了。卓晴心里腹诽着,正准备检查呼吸道,一双洁白的手套递到她的身侧:“换一双,小心血液中含毒。”

卓晴抬眼看去,是单御岚把手套递给她,他的眼却是直直的盯着地上的尸体,眼中是卓晴熟悉的炙热。她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对于每一次学习都很亢奋,看来他解剖的机会也不会很多。

单御岚的心跳得很快,他自己也做过不少解剖尸检,但是这次检验的如此细致的,他也是第一次,而且她的手法和对尸身的了解程度绝对在他之上,他一定要问出,她到底师承何处!

卓晴换上新手套,继续手上的事情,只是这次她的动作比较缓慢,每一步骤都争取让单御岚看清楚。“死者食道粘膜无腐蚀和出血现象;胃内容物稀少,粘膜少量粘连、胃壁无出血、坏死、穿孔等变化,无异常气味。”

换了一把刀,卓晴又颅腔侧面下刀,继续说道:“颅腔内多处血肿,以针孔部位为中心,血色浑浊,味咸腥。”

查验基本完成,卓晴终于抬头,看向三个面色各异的男人,说道:“死者心、肺、肾脏毒素侵蚀明显,可以判定死者为中毒死亡。食道、胃部等器官未见毒物侵蚀痕迹,她喝进去的酒是无毒的。导致她死亡的原因是脑后的伤口,毒液通过针扎直接进入血液循环,短时间内造成心肌麻痹,肾脏功能衰竭而死。几位是否有异议?”

“没有。”单御岚最先回应,燕弘添只是冷冷的点点头,对刚才她的表现他真的很震惊,三年的时间,她,真的变了。旭寻斯匆匆点头之后再也受不了的冲了出去。

没有异议那她就可以收工了!

再次忽略他们,卓晴开始认真的缝合创面,燕弘添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出了帷帐,单御岚也紧随其后的出了帷帐。

燕弘添回到龙椅上,皇后已经惊得紧咬双唇了,气息不稳了,燕弘添眉头微蹙,低哼道:“害怕就回宫。”

皇后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哆嗦着回道:“臣妾……臣妾没事。”

心生厌恶的别开视线,燕弘添看向下边脸色依旧苍白的旭寻斯,冷声问道:“三皇子,既然公主不是喝了我穹岳的酒中毒而死,而是被人用针扎中后脑而死,你有什么要说的?”

经过刚才一幕,旭寻斯内心还未平复,燕弘添这一问,让他也忍不住冷声反问:“穹帝的意思,是认定小王杀了自己的妹妹?!”

“是不是三王子,当然还需继续查验,但是三王子是目前最有可能做案之人……”

燕弘添话还没说完,帷帐内,卓晴看着自己刚刚找到的东西,带着几分的惊讶几分感叹的声音幽幽说道:“他,应该是最没有可能作案的人……”

幽冷的女声打断了他的话,燕弘添脸色一黑,这女人是要和他作对吗?刚才明明是她自己下的结论,现在又说旭寻斯不可能是凶手?

单御岚相信卓晴会这么说,有自己的理由,但是皇上的不悦已经摆在脸上,单御岚立刻问道:“死者既然是被针扎入后脑致死,刚才只有三王子接近过公主,你为什么说他是最没有可能作案的人?”

掀起纱幔,卓晴拿着一个瓷盘走了出来,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单御岚,卓晴回道:“因为我刚才在缝合脑部伤口的时候,找到了这个。”原来她以为脑后的伤口是直接拿着针扎进去留下来的,原来并不是。

“这是……”单御岚看向瓷盘,上面是一根比发丝略粗,大概有一寸多长的黑线,仔细辨别了很久,单御岚才迟疑的说道:“这是银针?”

旭寻斯也好奇的看过去,这东西看上去更像是染毒的银线。

卓晴点头问道:“你们谁有这个能耐在靠死者这么近的距离里,把如此细的银针扎进她脑后一寸的地方,又不震伤她的颅骨?”

环视了一周,卓晴把目光停留在夙凌身上,因为这个大殿之上,应该没有人比他这个将军武功高了吧。

单御岚将银盘送到夙凌面前,夙凌只看了一眼,眉头都没皱一下,坦诚回道:“我做不到。”

卓晴耸耸肩,她无需解释了,连夙大将军都做不到,旭寻斯更加不可能做到。如果他是用暗器射伤公主的,他更加没有必要这么快的跑过来招人嫌疑,因为中了毒针的旭嫣云必死无疑。

她太过自信的样子非常刺眼!燕弘添咄咄逼人的问道:“这么说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不知道。”卓晴回答的很爽快:“我能做的只是验尸,不是破案,接下来是他的工作。”她只是法医,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万能的,人家大将军都那么坦然的承认自己不行,她有什么不敢的。

卓晴退到楼夕颜身后的长桌旁,想要坐着休息一会,但是一道幽怨又渗人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卓晴背脊一凉,她忘记了,身后还有个公主!

不情不愿的退回到自己的老位子,在墨白身边站定,靠着背后的柱子,卓晴自顾自的捶着腿,毫不在意大殿上一群还在茫然中的人。

楼夕颜摇头失笑,她不知道,自己的随性在别人看来,是一种张狂吗?轻咳一声,楼夕颜淡淡笑道:“要找到凶手其实也不难,单提刑应该已经想到凶手是谁了。”这句话成功的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单御岚身上。

这人真是记仇,他不就是让他的女人出了一会风头嘛!单御岚咬牙的回道:“楼相真是抬举下官了。”

好在他心中确实有了怀疑的对象,单御岚手拿着瓷盘,一双锐利的眼扫过众人,清朗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要将这么细的银针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射向公主,凶手手中必定有暗器相辅,而且他一定还在大殿之上。”

到底是谁呢?

这是每个人心中的疑问,悉悉索索的讨论声像有千百只蚊子在嗡嗡乱叫听的心烦,又听不出说的是什么。

单御岚走到胡熙昂身边,冷声问道:“公主喝的酒是没有毒的,从公主放下杯子到死亡,只有胡将军碰过酒杯。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手中的酒,为何会验出有毒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胡熙昂迎视单御岚,暴跳如雷,大骂道:“我怎么知道为何酒中会有毒,凶手既然可以隔空杀害公主,也有可能隔空下毒,造成公主是饮用了毒酒致死的假象。我不过是刚好急于知道公主的死因,去拿了那杯酒而已!这样你就判定我就是凶手?也未免太儿戏了吧!”

“胡将军所言有理,如此判定确实有些儿戏。”单御岚看向他的手腕,故作疑惑的问道:“那么胡将军是否能说说,你一直带在手腕上的东西现在去了哪里呢?”

胡熙昂手上戴的手环很特别,一开始他就注意到了,而在找到银丝之后,却无缘无故不见了,这不是很奇怪吗?!

单御岚对胡熙昂明显的怀疑,旭寻斯已经感觉到了,但是他并没有出声,胡熙昂背脊微微一怔,眼神一暗。

一会之后,他从腰间的荷包中,拿出一个一寸多宽,上面镶嵌着几颗名贵宝石的手环,不急不慢的回道:“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物,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手环而已。在我们北齐,男人带手环是财富地位的象征,三皇子手中也有一个手环,这有何奇怪,我刚才不过是将手环收入荷包中保存而已。”

卓晴轻轻扬眉,这人不简单嘛,刚才在大殿之上,他表现的就像一个莽夫,现在看起来,倒是很冷静。

真的是这么简单的话,他为什么要藏起来?单御岚沉声问道:“可否借我看看。”

“拿去。”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单御岚,胡熙昂一脸的坦然与无所谓。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