拱虾米什么梗(吃虾米有什么好处) -凯发网娱乐

人生感悟 2021-12-17 14:49:41

最佳答案

孩子的干净,是身心上的。没有沾染尘埃,说出来的话就是内心所想,不偏不倚,简单明了,让人喜爱。

历练,阅历,岁月不只是让人变老,它还让人变得复杂,俗气且无趣。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永远七、八岁。

七、八岁多好啊!无需大人太费心,会穿衣,会吃饭,能走很远的路。能够把心中所想毫不保留的讲出来,知道要面子,却也没严重到要死要活的地步。知道什么叫理想,不过概念是含糊的。心里想的最多的,还是吃。

那个年纪,村里村外,人很多。盖好的房子,绝不会空着。有房的地方里面绝对住着人。人多了,事也多。

周大爷过世了,只要没太大的矛盾,领头办事的带着烟走家过户挨个儿一说,不用担心,能来的肯定都来了。前来帮忙的人借这机会聚在一块,手脚不闲着,那张嘴也没闲着。烧火做饭的同时少不了要说话,开心的,不开心的,好的,坏的,管它呢,一吐为快。

别看爸爸管的严,大家都说我乖。人家办事,爸妈都去了,我自然也会去。

中午,吃过饭。妈妈给我梳头的时候就说好了,等会要去给人家帮忙,吩咐我上完两节课就回去。爸爸一大早就被人家叫去切菜了,她一走家里没人,要是放学回来只能饿肚子。

我把她的话记在心里,拿着半疙瘩白馍,和伙伴们一蹦一跳的去上学了。

热天有午休,把书本全部塞进桌兜,课桌和老虎凳就成了睡觉的床。老师会来教室监督,既然是午休就没理由说话,那怕再小声都不行。

我侧躺在巴掌宽的老虎凳上,用膝盖抵住桌兜边沿,像虾米一样拱着脊背。老师的脚步很轻,轻得像是树叶落地。不几分钟,有个女生已经开始打呼噜了。奇怪的是,我怎么也睡不着。并非她的呼噜声影响我,也不是担心睡着之后掉在地上。我睡不着,是因为妈妈的吩咐。

那几个和我一个村的伙伴也要去,上学途中她们说了,上完两节课就请假。去迟了,就起席了。我一时半会睡不着就是怕去迟了,没饭吃。

村里人办事,大人去做客俗称“吃捞饭”。捞饭真有那么好吃吗?哪就那么好吃了,其实,我和伙伴心心念念的要去吃捞饭,主要是图个人多热闹。当然,宴请四、五十桌子宾客,菜肯定不会做的难吃。

老师在教室里转了一圈,轻轻拉上教室门回房子休息去了。教室里的同学倒是乖乖的在课桌和老虎凳上睡着,可说话声陆续响起来了。窃窃私语的,像是在说悄悄话。

说悄悄话的同学被说梦话的男生吓了一跳,连忙闭上嘴,仔细一听就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一笑坏了事,三分之二的同学就被吵醒了,皱着眉头一脸的嫌弃。骂几句还不解气,说要告诉老师,罚他在操场跑十圈。

他们一闹,我睡意全消,索性把同桌戳醒,扬言要写请假条。同桌叫雪锋,和我是邻居。见我要写请假条用鄙视的眼神瞅着我,意思是,不就吃个捞饭么,没必要那么着急。

我不是着急,我是想早点把自己给解放了。与认真听老师讲课相比,我更喜欢到校外胡窜。没有人愿意做囚鸟,大家都喜欢在蓝天下飞翔。

我要在蓝天下飞翔,飞到办事那家好好吃一顿捞饭。吃捞饭又不丢人,雪锋没必要鄙视我。过会,她也要去的。

教室里乱成了一窝蜂,觉是睡不成了。我把请假条写好放在文具盒里,躺在老虎凳上等着下课。下课之后,我就会把请假条交给老师。

雪锋从课桌上溜下来,从我的文具盒里拿出请假条照着抄。抄完了给我看,我看后很无语。她还真是照抄,一字未变。我一提醒,她这才发现闹了笑话,狠狠掐了一下大腿。

下课铃声响了,午休结束。我站在教室门口的台阶上,眼前全是摆好的方桌和案板。一桌八个人,连同小孩最多十个,人们都坐好了。端菜的人都排好了队,他们每人端着两个碗,碗里装着一把瓜子,几颗水果糖,还有一包延安牌香烟。炮响过了,那些端着碗的人已经朝席上走了,水果糖!水果……。

雪锋从厕所回来见我瞅着操场发呆,她不说话,一个胳膊肘子就顶了过来。她一顶,上课铃声像是突然就响起来了,可其实,它已响了好一会了。

赵雪锋,王小莲,还有谁,还有谁要请假去吃捞饭?歌唱完了,语文老师走上讲台。文艺委员喊了一声,起立。大家全部站起来说:老师好!老师做了一个坐下的手势。大家坐好之后,老师从教本里拿出请假条叫了我和雪锋的名字。他问了一遍,教室静悄悄的没人作声。老师把请假条又夹在课本里,第一节课开始了。

除了瓜子,糖和烟,酒自然少不了。一桌一瓶秦川酒,一个酒盅。先上凉菜后上热菜,先素菜后荤菜,这是办宴席的规矩。

素菜荤菜加上最后那个烫,一共十四、五个呢。素菜少不了凉拌豆芽,凉拌洋芋丝,醋溜莲藕……。荤菜肯定有红烧肉,豆角炒肉,萝卜丝肉丸子……。咦!我就爱吃油炸豆腐炒肉。

老师在讲课,我在神游。他讲的什么我一概没听进去,口水倒是咽了好几回。

我等着,盼着,心就像被油给煎了。

感觉两节课的时间比四节课还要长,好在终于可以去吃捞饭了。那么多人,坐在露天里,喝酒吃肉,谈天说地,真热闹啊!

还有几分钟才下课,我和雪锋早把其它书本装进了书包。等下课铃声一响,老师刚出教室,我们俩撒腿就跑。

一路小跑着到了办丧宴的人家,瓜子刚刚端上桌子。

第二天清晨,第二节课是语文。语文老师把课讲完,等大家记笔记时在教室转悠着。我正在削铅笔,老师叫了一声:王小莲,把昨天学的诗背一遍。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抬头左瞅右瞅。老师又喊了一声,我这才不太相信的站起来。嘴里念着:“《春晓》,春眠不……。”教室里突然响起一阵哄笑。雪锋用胳膊肘子碰碰我的胯骨:“昨天学的是《咏鹅》,你背错了。”

等大家笑够了,老师走上讲台说:看来,吃捞饭比念书重要啊。坐下,赵雪锋,把前天学的诗背一遍。雪锋扭头瞄了我一眼,小声嘀咕:“前天,前天学的啥呀?”我转了转眼珠子,然后小声告诉她:“前天学的是《悯农》。”雪锋听了想不起第一句,于是就一直重复着:“《悯农》……。”老师有点不耐烦了,于是就指着她说:“你,站到外面去。还有你,一块站外面去。”他最后又面无表情的指着我。

那天下午放学之后,雪锋把我骂了一路,说是我害得她被罚站。她还说,以后再也不吃捞饭了。可她的丧气话最终败给了那张好吃的嘴,村里人办事,她拉着我照旧去吃捞饭。并且,一次都没落下。

——————————————————————

原创不易,多谢读者厚爱与支持!我会持续更新,喜欢就请关注我,阅读更多文字。希望我用心写的字能温暖你们,谢谢!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