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攻是什么梗(猛攻的拼音是什么) -凯发网娱乐

人生感悟 2021-12-17 16:15:35

最佳答案

哈喽哈喽呀,小伙伴们大家好呀,小梗来了,因为昨天身上有点点不舒服,所以就拖了一天给大家更新,小梗给大家说一句对不起,以后小梗会努力给大家带来作品,谢谢大家的支持。好啦。废话不多说。让我们开始今天的内容吧,上期小梗给大家带来了鬼灭之刃的其中五位的介绍,小梗看到有关注这个文案的小伙伴,虽然不多,但小梗为了你们也会努力的把下半章更新出来的。好啦,我们开始今天的内容吧

6.霞柱:时透无一郎

上弦之壹·黑死牟的后代,是仅用两个月就成为了柱的天才少年。留着黑色长发面无表情的少年,握刀两个月就成为柱的剑术天才,总是在发呆,对于无关紧要的事情很快就会忘记。十分尊敬当主产屋敷耀哉,对于对主公不敬的无礼之人都会予以制裁。

无一郎因为失忆而缺乏情感,沉默寡言、待人冷漠。后在灶门炭治郎的帮助下而恢复记忆,性格也发生了改变,逐渐变得开朗乐观、友好待人。因为其女孩子一般的外表和沉默不语的性格特点,导致成为了很多观众的粉丝。五一郎留着一头黑色的直发,但头发的末梢是青色。瞳孔和头发末梢一样,都为青色,个子不算太高,对炭治郎十分的友好,无一郎的武器是日轮刀,刀锷为一个金色方形四角分别穿插一个镂空方形,刀刃为泛着白光的淡蓝色,刀鞘为黑色。最初的一把日轮刀在锻刀人之村与特训人偶“缘壹零式”进行对战训练时断裂,随后便舍弃了日轮刀,并夺去机关人偶“缘壹零式”手持的其中一把刀作为己用,但没过多久就磨损了。后从锻刀师铁穴森钢藏处得到了新的日轮刀,并用其斩首了上弦之伍·玉壶。使用霞之呼吸,为风之呼吸的分支。所有的招式都有如薄雾般让人捉摸不定。

时透无一郎出身于一个世代以伐木维生的家族。无一郎的双胞胎哥哥有一郎性格恶劣,喜欢有话直说,总是责骂弟弟无一郎一无是处,甚至连口头禅都是“无一郎的‘无’是‘无能’的无”。但实际上有一郎是担心想加入鬼杀队的无一郎可能会因此丧命,故而刻意出言刻薄以打压无一郎的想法。为此,有一郎在主公的妻子产屋敷天音前来造访时,曾多次将对方粗暴地赶走,甚至还在天音夫人来拜访他们时向她泼水。11岁时,无一郎亲眼目睹一只恶鬼闯入了他的家中,并重伤了有一郎。之后,暴怒的无一郎将恶鬼用木桩钉在了野外,并依靠阳光将其消灭,但自己也因严重负伤而无法行走。当无一郎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爬回家中时,已经奄奄一息的哥哥有一郎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道出自己内心对弟弟最真实的看法:”无一郎的“无”......是“无限”的“无”,是可以为保护他人,发挥无限力量的‘无’。”在被救回产屋敷家后,主公产屋敷耀哉要求无一郎努力地活下去,不要错过任何找回记忆的时机。之后,无一郎加入了鬼杀队,并仅用两个月就成为了柱。在众柱审判篇众无一郎对炭治郎的事情毫不关心,但因为炭治郎太吵且一直在打断主公产屋敷耀哉的发言,因而用石头攻击了炭治郎。在锻刀人篇中,无一郎一行人遭遇到了上弦之肆·半天狗和上弦之伍·玉壶的袭击,无一郎被半天狗的分身“可乐”用大风刮走。在这次战役中,无一郎慢慢地找回了自己的记忆无一郎被玉壶的千本针·鱼杀击中而中毒,随即无一郎因为玉壶所言从而意外地回想起了杀死兄长的鬼所说过的话,随后无一郎又因判断失误而被玉壶以血鬼术·血狱钵困在水牢之中无法逃出。

“你很努力啊!”

在绝望之际无一郎逐渐地恢复了记忆,并不断想起和父亲有关的记忆。紧接着无一郎又看到了不计前嫌拼命想要救自己出水牢的小铁被玉壶的鱼分身刺中心窝,受到了巨大刺激的无一郎终于恢复了所有的记忆。随即无一郎便立刻破开水牢并觉醒斑纹斩杀了玉壶的鱼分身。紧接着无一郎就赶去斩杀玉壶,从铁穴森手中拿到新刀后,无一郎故意嘲笑玉壶做的壶,被激怒的玉壶紧接着就变身为完全体。因为无一郎无视了玉壶引以为傲的完全体,因此大发雷霆的玉壶随即便决定以血鬼术·阵杀鱼鳞直接打倒无一郎,但无一郎反而以柒之型·胧直接将失去冷静的玉壶斩首,但随即便因为体内残留的毒液而倒地不起。随后无一郎和小铁赶回了锻刀人之村。在半天狗的真身打算吃掉附近的居民补充体力时,无一郎将钢铁冢萤还未磨制好的原藏于“缘壹零式”内部的战国时代的日轮刀抢来扔给了炭治郎,助其顺利斩首了半天狗。在柱指导篇中,无一郎表现得十分好玩,他只对炭治郎非常热情而对其他的人十分的冷漠(小梗在内心想。这怕不是官方在搞cp,甜死了)在无限城篇中在和悲鸣屿行冥一同寻找鬼舞辻无惨时,被新任上弦之肆·鸣女利用血鬼术强行传送至了上弦之壹·黑死牟的所在点,被对方察觉并指出自己是对方的子孙后代。尽管因此感到惊讶,但无一郎也还是迅速恢复了冷静并与其交战。无一郎被黑死牟用一之型·暗月·宵之宫轻易斩断了左臂,并被其以自己的日轮刀钉在柱子上无法行动。不死川玄弥为救下无一郎向黑死牟开枪,但被其躲开,下一秒便被斩断身体。随后不死川实弥为救下弟弟而赶来与黑死牟交战。

在一番殊死搏斗后,无一郎被对方指出也习得了“通透世界”。之后,无一郎在实弥和行冥的掩护下,以舍命一击的方式成功用刀刺穿了黑死牟的身体,自己却被斩断了一只足。而玄弥抓住了这个机会向黑死牟射击,并利用弹丸成功施展出了半天狗的血鬼术,生成了树木困住了黑死牟。但无一郎同时也被波及,最后被暴怒的黑死牟释放的血鬼术腰斩。不过,无一郎刺入黑死牟体内的日轮刀变成了“赫刀”的状态,限制了黑死牟的再生,而黑死牟同时也被玄弥的血鬼术吸取了大量血液而无法行动。最终,黑死牟的脖子也同时被行冥在实弥的配合下折断。但是,黑死牟仍然凭借自身强大的执念突破了鬼的限界,完成了头部的再生,并用手刀切断了无一郎紧握日轮刀的右臂。随后,行冥和实弥为了不辜负无一郎和玄弥的牺牲,而再度对黑死牟发起了猛攻。与此同时,无一郎留在黑死牟体内的日轮刀再度发挥了作用,使得黑死牟的身体从日轮刀造成的伤口处开始崩坏,且令黑死牟无法动用血鬼术来完成再生。最终,黑死牟在失去了战斗意志之后,其身体在不断崩坏的同时被行冥和实弥彻底摧毁,最终化作了碎片消失了。然而,可惜的是,失血过多的无一郎最终还是没来得及与行冥和实弥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在黑死牟被消灭后不久,年仅14岁的他就这样永远离开了人间……无一郎不辱使命的精神就算小梗看完漫画过了这么长时间也一直打动着我。相信在打败无惨后所有的人都会记得我们这个年仅14岁的小英雄。

7.蛇柱:伊黑小芭内

生来便拥有左绿右金的异色瞳眸,因为幼年时被蛇鬼命令把嘴巴割成和她一样的裂痕,他便用绷带缠上,黑色的中长发就如同海带一般。身披黑白条纹羽织,脖子上总是缠绕着一条名为“镝丸”的雄性白蛇。暗恋着蜜璃,曾经因为感觉蜜璃的穿着过于暴漏。而送给她一双长筒袜。

因为幼年时期的经历而变得十分排外,说话时习惯对人冷嘲热讽,但实际上很重视伙伴。和风柱·不死川实弥一样非常厌恶鬼,并且不会轻易信任外人,但是却很重视同伴,只有面对主公和蜜璃时才会完全敞开心扉。小芭内的斑纹自左手臂上延伸至左脸上,呈紫色的蛇型纹理。在与众柱一同围攻无惨时,小芭内依靠珠世的猫所带来的解毒剂解除了体内的鬼之毒素,并在随后觉醒了斑纹。在同鬼舞辻无惨的决战中,小芭内经岩柱·悲鸣屿行冥提点,开启了通透世界。小芭内的日轮刀为弯曲的蛇形双面刃,刀身为紫色,圆形的刀锷内雕刻着蛇形纹案。使用蛇之呼吸,为水之呼吸的分支。无论使用何种武器,都能使刀路如蛇一般弯曲,越过各种障碍。

伊黑小芭内出生于八丈岛。他所在的伊黑家族,在他自己看来,是一个靠谋害他人来中饱私囊的无耻血族,是用抢夺来的钱财来修建房屋、锦衣玉食、铺张浪费,没有半点羞耻心可言的丑恶一族。据说那是一个只生女孩的家族,已经整整有370年没有男孩出生过了,而小芭内就是其中罕见的男婴。在童年的小芭内受到了族内非人的待遇,而12岁时,小芭内终于被提出了牢房,并被带到了一个华丽的大房间。惊恐之中,小芭内看清楚了,趴在房间正中央的灵台上的是一只半人半蛇的女性恶鬼。小芭内当即便意识到,那时候夜里发出声音的正是眼前的这只蛇鬼。族人想把小芭内当为祭品献给恶鬼,就在这时,这只蛇鬼却说:“他太小了,再养大点再说吧。”虽然小芭内因为蛇鬼的恶趣味而保住了一命,但他还是同样因为蛇鬼的恶趣味,被要求变得“拥有和蛇一样的长相”,而被家人割裂了嘴巴、彻底毁了容。(所以在后面的剧情中,小芭内的嘴上总是裹着布),这次没有丧命给了小芭内非常强大的求生欲,最后在牢房中逃跑了,随后自己的族人全被恶鬼杀害了,小芭内的姐姐职责他为什么要逃,你要是不跑的话族人也不会都死掉。虽然表姐对自己的指责毫无道理,但却依然深深地伤害了小芭内的心。自己并不是没有想过,自己逃跑了以后,自己的族人会遭遇怎样的劫难……但自己依然还是逃跑了。人渣一族的后裔,也都是人渣.....之后小芭内加入了鬼杀队,便很快成为了蛇柱,自己的这些罪恶感小芭内也全部发泄在鬼的身上。

在众柱审判篇中小芭内和同样憎恨鬼的风柱·不死川实弥一样,相当反对当主产屋敷耀哉接纳灶门祢豆子进入鬼杀队。在灶门炭治郎意图阻止实弥对祢豆子动手时,以手肘将炭治郎轻易压制在地,但随后因被水柱·富冈义勇钳制住手而作罢。在确信弥豆子不吃人的时候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服从主公的命令。担任起剑士们的刀法矫正训练指导。因为此前从和蜜璃的通信中得知蜜璃和炭治郎的关系在共同战斗后变得很亲密,因此而感到异常不爽的他,便将完成不了自己特训的剑士全部绑在柱子上充当特训时的障碍物。在炭治郎前来特训时,因为误认为蜜璃在特训时故意对炭治郎放水,由此产生了误会的小芭内而擅自将炭治郎视为情敌,处处刁难他,在特训期间十分嫌弃炭治郎。(吃醋的小芭内太可爱啦!!!)在决战篇中为了不让无惨逃离,小芭内开始与蜜璃和义勇一同迎击无惨,尽最大的努力拖延时间。混战中,小芭内试图使用蛇之呼吸·三之型来削断无惨的脖子,却发现当自己的刀刃斩进无惨的脖子里后,刀刃整个直接陷进了无惨的肉体当中,因而意识到无惨能在躯干被斩断的瞬间完全复原。之后,三人陷入了苦战。期间,无数鬼杀队普通队员为了掩护三柱而奋不顾身地充当起了人体盾牌,因而白白地牺牲了性命。同时,此前便已经受伤了的炭治郎也因为无惨注入其体内的血液毒性发作而倒地不起,更是让小芭内等人焦头烂额。在得之蜜璃被无惨所伤得时候二话不说爆发出了十分强大的力量去就这个自己喜欢的女孩。交代完了许多的小芭内,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心结,他解开了缠了整整八年的绷带,头也不回地朝无惨所在的方向冲去。虽然背后的蜜璃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伊黑先生,不要死!”,但小芭内自己心里清楚,就凭自己这身“肮脏”的血脉,如果不先“死一死”的话,是配不上自己所仰慕的蜜璃的。自己无法放下心中的罪恶感,也许只有打倒无惨,不要再让任何人死去,才能净化掉自己这污浊的身体……在冲向无惨的过程中,小芭内利用这最后的思考时间幻想着:如果能在没有鬼的世界转世为人,并再次与你邂逅,我真的好想回应你那天真无邪的笑容,亲口对你说:“我喜欢你”。无惨死后,抱着甘露寺蜜璃对她告白,并得到她的回应,最后两人一起相拥在阳光下死去……

8岩柱:悲鸣屿行冥

九柱中最强大的男人,僧侣风格的巨汉,时常泪流满面,额头上有一条极长的伤痕,双眼全盲,鬼杀队制服外披着写有“南无阿弥陀佛”字样的棕色袈裟。仅仅是甩动手上的佛珠就能够震撼周围的人,但被徒弟不死川玄弥指出不擅长教导别人。

性格温和沉稳,总是在边诵经边流泪,说话时都会带着“阿弥陀佛”的结尾。对他人总是充满同情,但对鬼深恶痛绝。喜欢吹笛子,常常吹到婆婆打他。因为之前的经历,十分的不信任小孩子,但之后因为炭治郎而释怀。行冥的斑纹位于双手臂上,呈灰黑色的岩石纹理。在与黑死牟的死斗中,行冥为击败强敌不惜提前解放了原本打算用以对付无惨的斑纹。同黑死牟一战中,行冥意外地习得了通透世界的发动方法。行冥的“日轮刀”一条用长锁链连接的阔斧与流星锤,其含有的“猩猩绯砂铁”的纯度极高,尽管非常沉重,但行冥仍能够轻易地同时挥舞。被黑死牟评价为是“即使在战国时代也难以找到这种材质”的武器。所以行冥也是九柱中唯一不用刀的柱。使用岩之呼吸,为起始呼吸·日之呼吸衍生出的五大基础呼吸之一。几乎没有其他分支呼吸。

行冥年轻时曾是寺庙的僧侣,收留了一些孤苦无依的小孩并将他们当作自己的家人。但是有一天,其中有一个名叫狯岳的小孩,不但违背了行冥定下的不能够夜归的规矩,甚至为了保命而熄灭了行冥点在庙里的藤花香,将鬼引进了寺庙中。行冥希望众人不要惊慌好好地去躲起来,但孩子们为了保护眼盲的悲鸣屿行冥,出去寻找武器时被杀死,除了四岁的女孩沙代。然而,孩子们都被鬼杀害,行冥为了救沙代而与鬼肉搏,与之舍命相斗。期间行冥以人类之躯锤烂了鬼的头颅,最终令其在天亮之后化作灰尘消失。但最后,拼尽性命的行冥换来的却不是是沙代的感谢,而是沙代在惊吓过度的情况下,当着赶来的大人们面误将他指控成是杀死孩子们的凶手,让他因此背上冤罪,险些被处刑。由于误解,行冥也因此对小孩子和人心彻底失望。柱众审判上,行冥一直为炭治郎的遭遇感叹、流泪,但又因为自己过去的经历而不信任炭治郎所言,而跟着众柱决定要处决炭治郎。在无限城篇中,因无一郎被鸣女利用血鬼术强行传送至黑死牟所在点而与其分离。之后在黑死牟险些杀死不死川实弥时,现身将其救下,并被黑死牟赞叹是其300年未见的将肉体锤炼至极限的剑士。在与黑死牟的交战中,行冥将其鬼刃打断,但黑死牟随即便将其瞬间复原。接着,行冥被黑死牟以二之型·珠华弄月打伤。因为黑死牟说过开过斑纹的人是活不过25岁的,但对于眼前的行冥27岁却开了斑纹这点让他非常的震惊。尽管行冥一开始压制了黑死牟,但很快便再度落于下风。之后,实弥缝好了伤口并解放斑纹,再度加入战局,二人开始联攻黑死牟,并成功利用合击技削掉了黑死牟的一只耳朵。但随即黑死牟被二人激怒,并使自己的鬼刃进化,以强化后的大范围、高攻速的月之呼吸剑技再度压制了二人。

之后,在实弥即将被黑死牟杀死之际,无一郎救下了实弥并一同加入了战局。在和黑死牟的缠斗中,行冥对于黑死牟的反应能力和速度快到诡异而感到疑惑,于是便对黑死牟的战斗姿态进行了效仿,从而意外地习得了通透世界。随后,在黑死牟释放十四之型·凶变·天满纤月时,行冥趁机投出了念珠攻击了他的手,以此减缓了他释放剑技时的速度,并帮助舍命出击的无一郎成功刺穿了黑死牟的身体。之后在一番激战后,虽然黑死牟被行冥砍掉了头颅,但意志强大的黑死牟却并没有死亡,随后在无一郎拼尽性命的帮助下,一行人终于打败了黑死牟,随后和实弥一直整理了玄弥和无一郎的遗物后向无惨的所在地进发了。

在决战篇中,炭治郎中毒昏迷,水、蛇、恋三柱与陷入苦战的危难关头,行冥及时从废墟中脱身,并用流星锤逼退了无惨挥向甘露寺蜜璃的刺鞭。随后,行冥与实弥一同加入了战局,并掩护普通队员将昏迷的炭治郎带离了战场。然而,暴怒的无惨很快便大幅加快了刺鞭的进攻频率,就连开启了通透世界的行冥都逐渐难以阻挡。之后,蜜璃因躲闪不及而被无惨的刺鞭击中,受了重伤。行冥透过通透世界感知到了这一切,并试图让蛇柱开启通透后一起攻击,但在无惨爆发后左脚被砍断短暂昏迷。

在日出来临之前与柱、一般队员和鬼杀队后勤成员一起阻止无惨的脱逃,最终漫长的决斗让无惨被太阳灼烧而亡,而后因解放斑纹加上过于伤重放弃治疗,临死之际当年收留小孩的灵魂出现,得知了当年的真相后,和孩子们一起含笑离世。

9.风柱:不死川实弥

不死川玄弥的哥哥,对鬼抱有超乎常人的敌意。体质特殊,是稀血中稀血。生着白色刺猬头,脸上有三道长疤痕,浑身布满伤痕。身披带有“杀”字的白色羽织,平时则喜欢敞开队服露出肌肉。合在一起,便是“杀光所有鬼”这种心境的表现。

性格暴躁,激动时双眼会布满血丝。对待弟弟不死川玄弥看似十分粗暴,其实是在变相地保护他,想让其退出鬼杀队,不让其受到伤害。虽然看着吓人,但实弥可是一个很好的哥哥。实弥的斑纹位于右脸颊上,呈绿色的风车纹理。在与黑死牟的死斗中,实弥紧随悲鸣屿行冥之后觉醒了斑纹。实弥的日轮刀刀柄为白色,刀身为淡绿色,刃纹锯齿形,刻有“恶鬼灭杀”四字。刀锷为黑色,八芒星形。拥有脚趾夹刀的特殊技巧,以备双手被牵制时使用。血液为稀血中的稀有种类,能令闻到气味的鬼酩酊大醉。使用风之呼吸,为起始呼吸·日之呼吸衍生出的五大基础呼吸之一。作为熟练使用者,实弥甚至能将呼吸法产生的风刃缠绕在手足作为体术技来使用,攻击时仅是擦到皮肤就能割出伤口。

不死川实弥出生在一户平凡的城市人家,家中有七个兄弟姐妹,他是家中的老大,从小在父亲的殴打下成长。在为人恶劣的父亲被仇人刺死之后,实弥与大弟不死川玄弥约定共同守护母亲和年幼的弟弟妹妹。某夜,因母亲外出之后迟迟都没有归来,担心母亲遇到危险的实弥便要求玄弥照顾好弟弟妹妹,自己则独自出门去寻找母亲。随后,实弥因发现有鬼袭击了自己家而急忙赶回,回到家中才发现,除了玄弥以外的其他弟妹都已遇害。为了保护弟弟,实弥便与鬼开始缠斗。但随着天色渐亮,实弥终于认清了自己最不愿接受的事实——袭击家人的鬼正是迟迟未归的母亲。随后,玄弥在缠斗中被失去理智的母亲打伤,但实弥的稀血很快便起了作用,鬼化的母亲因稀血而醉倒,行动变得迟缓。但是,无论再怎么于心不忍,为了保护弟弟,实弥不得不狠下心来用刀将母亲重创,令其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这时的实弥并没有用日轮刀斩杀母亲,母亲是被实弥重创然后被阳光净化掉的

随后实弥希望能够得到强大的力量加入了鬼杀队,但选拔考试中偶然遭遇了已经加入鬼杀队的弟弟玄弥。尽管此时玄弥早已得知了真相而对哥哥心存愧疚,并意图向实弥道歉,但实弥却因为弟弟选择了踏上危险的道路而大为恼怒。为了让弟弟离开鬼杀队,实弥故意对弟弟态度十分恶劣,并且不承认和他是兄弟。但是之后,玄弥反而拜岩柱·悲鸣屿行冥为师,于是实弥便干脆和弟弟断绝来往,并且在面对弟弟时,刻意表现出无情的样子。在众柱审判篇中,实弥因听闻灶门炭治郎带着身为鬼的妹妹灶门祢豆子行动,而认为炭治郎是在偏袒鬼的实弥,从“隐”成员手中夺去了装着祢豆子的箱子,并故意当着炭治郎的面连续用刀刺伤了祢豆子。随即,因为富冈义勇插话被其分散了注意力,而被炭治郎的头槌锤了个正着。起身后欲收拾炭治郎时,因主公驾临而作罢。在主公赦免灶门兄妹后,因为不服审判结果,为了让祢豆子暴露本性而刻意在其面前划破手臂,以自己那稀有无比的稀血做为试炼,但最终祢豆子还是忍住了诱惑,拒绝了实弥的稀血。最后十分不服气地接受了这对兄妹的存在,在训练时得知了炼狱杏寿郎的死讯,愤怒地表示要将鬼全部杀光。可见实弥队鬼的憎恨程度要远远比其他的柱要大得多,在柱指导的时候,因为训练方式过于严苛甚至几乎不留休息的时间,因此一度被我妻善逸称为“无血无泪的男人”。在炭治郎前来训练时,因为祢豆子的存在而故意对其更为严格,每次都把炭治郎打得鼻青脸肿。之后,在玄弥来找自己时,实弥故意对其表露出凶恶的态度,并要求玄弥不许再来。在玄弥向自己道歉时,虽然自己从来没有埋怨过对方,但为了隐藏真实情感还是变相地向其表示道不道歉根本无所谓。但随后,因为玄弥承认自己有在吃鬼,得知弟弟在战斗中做出这种危险举动的实弥因而大惊失色。于是,为了让弟弟离开前线,实弥打算直接把玄弥打成残废,但因为炭治郎的介入而未能得逞。最终,玄弥被善逸带走,而炭治郎则为了拖住实弥而与之打斗到了黄昏。两人之后被上级禁止接触。在之后的无限城篇中,在听闻主公设置炸弹自爆后,实弥火速赶往了产屋敷宅邸,并与其余六柱一同包围了鬼舞辻无惨,却被鸣女吞入了无限城。 之后,实弥因未能保护主公而悔恨落泪,誓要将鬼全部杀光。在黑死牟先后击败无一郎与玄弥,即将将玄弥斩首之时,实弥赶来救场,并向弟弟表明了自己的真实心意。随即便展露出强大的实力,不仅躲过了黑死牟的一之型·暗月·宵之宫(同为柱的无一郎在觉醒斑纹的状态下被此招断臂),还以一阵猛攻令黑死牟亮出了刀身。可见实弥的实力之强大,而且实弥是小梗认为血条最厚的柱,怎么打都不死,在这场战斗中。一行人通过艰难的死斗,终于杀死了黑死牟,但他的弟弟玄弥被黑死牟杀害,在马上断气的时候,在实弥不断地“不要死啊”的呼唤下,玄弥用最后的力气,艰难地道出了自己临死之前最后的愿望:“就像…哥哥…保护我…一样,我也…想要…保护哥哥。这份心情…是一样的,毕竟…我们…是兄弟嘛。我希望,经受了无数苦难的哥哥…能够过得幸福,因为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了……”话音落下,在实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不久前才与哥哥解开误会的玄弥,带着遗憾随风消逝了。抱着弟弟留下来的衣服的实弥心灰意冷,跪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但是,同样悲痛的行冥还是告诫实弥:“战斗远还没有结束,不消灭无惨一切都不算终结。”随后,决定化悲痛为力量的二人,收拾了无一郎和玄弥的遗物,接着便一同继续前行,继续寻找无惨的下落……

在决战中和众柱合力拖住了无惨,让其身体被太阳暴晒而死,而实弥也是这场战役中唯数不多存活下来的柱。

好啦,鬼灭之刃“柱”的介绍就到这里啦,相对于其他正面角色之后都完好存活的完美结局相比,鬼灭的剧情却显的很悲伤,让很多鬼灭迷们看着十分难受,但小梗认为这样的剧情设点恰恰能反映出最真实的战争,战争中肯定会有牺牲,这些岁数不大的“柱”们为了守护后代人的美好生活而拼上自己的性命,这些优秀的品质都值得我们去学习,鬼灭之刃不仅仅是一部动漫,而是一部能教给我们很多做人的道理的优秀作品。鬼灭的“柱”篇到这里就结束啦,如果小伙伴们想了解别的动漫角色或者喜欢的动漫的话,都可以联系小梗,小梗会更新让大家满意的文章的,如果喜欢小梗的小伙伴们可以给小梗点一个小小的赞和关注,这对小梗很重要,也是小梗前进下去的动力,因为今天小梗是带病写的文章,身体实在是不舒服,如果有些内容让大家感到不正确的话也可以和小梗来讨论,谢谢大家的支持啦,我们下期再见啦!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