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语言什么梗(语言大师什么梗) -凯发网娱乐

人生感悟 2021-12-17 16:26:00

最佳答案

新闻学院16级小于同学来信,谈网络语言出现的原因。他说由于互联网的出现,现代人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价值观念出现了许多新元素,造就了一大批新语言。以电子竞技为例:

“电子竞技,也就是打游戏,已经成为年轻人生活中的重要内容。在电子竞技过程中,需要玩家接受很多新的内容和动作。拿英雄联盟(lol)来说,这个游戏一局就要30-50分钟,一局游戏当中包含着非常丰富的游戏流程、英雄操作、玩家意识等等,很多必需的语言就应运而生。例如:

“游戏前期中期后期、出装思路、打团思路、‘大龙’、‘小龙’、‘上高地’、‘这波很亏’、‘这波很赚’等等。

“一些比较酷炫的英雄甚至有自己的一小套语言体系,比如盲僧的不同操作水平玩家被称作‘小学僧’‘扫地僧’‘神瞎’等等。根据操作的好坏,大招技能可以是‘救死扶伤’,也可能是‘神龙摆尾’。这些语言全部是建立在游戏经验上的,是玩家创造的,并在传播中逐渐成为共识中的网络语言,不仅仅应用在一个游戏里。

“比如我今天选到了您的课,如果手一抖退掉了,然后发现几秒之内就被别人抢走余量,那我就可以发微信跟朋友讲‘这波很亏啊,血亏!’

“甚至一些吸收玩家比较迅速的游戏,如《守望先锋》,其中的游戏语言会被很迅速地做成表情包。”

小于同学举的例子,让我想起中国青年报记者向我提的问题:

“网络语言产生的原因是什么?您觉得是技术决定的还是社会发展决定的?哪个占主要位置?”

表面上看,网络语言的产生,毫无疑问首先是技术的原因。我们从几个侧面看:

1.网络电玩催生游戏语言

互联网技术产生了一批依托于电子设备平台的交互游戏,从主机游戏,到掌机、街机、电脑、手机游戏,深刻改变了人类的游戏方式。它们不仅使传统游戏活动电子化,如足球、国际象棋、射击、各种组字和数字游戏,而且拓开新的幻想空间,进行冒险、格斗、战争等各种新的体验,并综合运用电影、音乐、雕塑等各种艺术形式。

电玩游戏生动、形象、刺激,挑战人的智商、情商、敏感度和反应力,而所有这些,都会催生语言的变异和创新。我们从小于同学举的例子中,可以生动地看到那些电子游戏的新词语伴随着竞技的内容和动作,层出不穷。

电子游戏无疑给玩家莫大的心理满足。

而也是在这样的满足感中,人们通过电子游戏进行了广泛的社会联结,找到了新的朋友和知音。

这就使得游戏语言同样具备日常语言的情感温度和价值认同。

此时,网络技术已经建立起新的社会域,蕴生新的社会方言,形成新的方言文化。

2.网络交际催生聊天语言

互联网技术催生了一大批新词语。例如:“一脸黑线”“魅力值满格”“紧盯着作业的进度条”“甜度爆表,眼睛里有星星”“我闭麦了”“上了热搜”“满血支持”等等。这些词语散发着浓浓的网络技术味道。

更为重要的是,网络交际平台为交际者提供了一个较为宽松,便于自由创造的语域。与传统的平面媒体上的书面语相比,网络语言的内容可以突破常规,具有非正式性、随意性、简约性,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词语表达方式。

1)在语音上,网络语言有很强的口语特征和方言特征。聊天语言毫不做作地用假借字表达方音和口音,显示特定时空中独特的语言文化个性。

语言与文化课一位同学告诉我:

我在高中班级群看到了一条消息,

“请问谁有毕业集体照?要清晰一点的,谢谢。”

说这话的人是个性格略为内向的学霸。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已经离她发这条消息过去了一个小时,依然没有人回复。场面可以说是有些尴尬了。“请问”和“谢谢”这样礼貌的用语原本是希望表达对他人的尊重,可在这样的网络语境下却显得不合时宜。

如果我们对这条消息稍加润饰,句子变成这样:

“谁有毕业集体照鸭!要清晰一点的哈,谢谢吼!!”

只是简单地加上“鸭”“吼”“哈”这样的语气词,再加上儿童化夸张语气的感叹号,一个标准的符合社交礼仪新规范的可爱句子就完成了。

这样的语气生动、活泼,极富感染力,让人忍不住想回复:

“我有鸭!发给你叭!”

收到照片的人再回复一个“哇!谢谢鸭!!”

如此一来,一个线上交流的过程就圆满结束。双方都能在愉悦轻松无负担的心情中达成自己的交流目的,并通过一来一往的儿童化话语交换,对对方的交流心情进行了确认。

2)在词汇上,网络语言充分利用汉字在形音义上的各种可能性进行超常规组合。中国语言在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众声喧哗的语言狂欢。语言文字的生命力在网络上极大地释放出来,并深刻影响现代汉语。且不说像“不明觉厉”“细思恐极”“喜大普奔”这样的非常组合,即使是旧词,都在网络上新意迭出,争奇斗艳。小于同学告诉我:

“对于一个公众人物的批评和赞美、讽刺和褒奖、谩骂和吹捧,相比于网络传播普及之前,有了极大的量的增加,所以就有了‘黑’‘粉’和‘吹’这些赋予了新意义的语词。”

“个体对于公众人物的态度会迅速受到各种媒介各类或真或假信息的影响。比如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个不是很了解的明星、主播投身公益事业,我很感动,从一个无关的路人变成他的粉丝;再如听说我最喜欢的一个主播劈腿他七八年的女友,被归类到渣男的行列,我义愤填膺,再也不喜欢他,并且在评论区大力攻击。这样,就有了‘路转粉’和‘粉转黑’。”

3)在句法上,网络语言较之传统汉语更为松弛和富有想象力,极大丰富了现代汉语句法的表意功能。例如:

“你虽然工作忙,但是工资低啊”

“我们剧社这次不文艺了,不矫情了,不折磨你了,不让你又哭又笑了。。。这你也信?”

“一位朋友在大学期间的各项兼职中攒下了上万元的小金库,此处送上一万颗酸柠檬”

我们细看这些语言,它们几乎都不可能出现在纸质文本的书面语中,除非作为网络交流语言的复述。而互联网技术在这些语言中已经“隐身”,它们更清晰的身份是网络社群方言。也就是说,随着网络语言的发展,它的互联网技术含量日益转化为网络的社会文化含量。

3.网络表达创生表情包

网络语言中的表情包自带技术含量。它既不可能出现在纸质文本中,更不可能出现在口语中,它是网络技术的延伸品,网络交流的专用符号。

表情包在网络交流中几乎无孔不入。新闻学院19级的小吴同学告诉我:

“今天的网络空间中,不管是普通人的在线聊天、公众号的微信推送,还是电商的广告,甚至是一些新闻,都习惯于用‘表情包’来代替部分文字。”

就像小于同学说的:“甚至一些吸收玩家比较迅速的游戏,如《守望先锋》,其中的游戏语言会被很迅速地做成表情包。”

记得在《吐槽大会》上,影视演员杨超越这样说自己:

“现在网上到处都是我的表情包,别的女团一搜都是很漂亮很仙,然后一搜我,一个大光圈,我心情是绝望的。然后我看到微博上那些锦鲤的照片,挺不怎么开心的,就是觉得女孩子都爱美,那我怎么办呢?我就点举报,举报内容:封建迷信。”

表情包依仗其图像技术含量,传达出丰富的语义和情感信息。

使用表情包本身,就是线性语言流中的一个诗意的停顿。

它让人离开理性思维,琢磨起图像使用者的心理状态来——他是纯搞笑,还是有什么不好直说吗?

此刻,表情包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通用符号,而是具备了语词的基本属性——修辞性。

它是使用者性格、习惯、审美、风格的形象选择,

它是特定语境中人物关系的一个有意味的表达。

它的“文化义”远高于图像的物理义。

当听话人开始同样有意味地积极回应对方以表情包时,网络语言交流的新形式应声落地——斗图。

我们以上说的每一点,同学们都可以发现,一开始的技术原因,其过程和归宿无一例外都是特定的社会文化。

说到底,语言的本质是社会文化现象,而非物质现象。因此,中国青年报记者的提问:“网络语言产生的原因是技术决定的,还是社会发展决定的?哪个占主要位置?”这本身就成了一个伪问题。

没有一种语言是“技术决定”的。哪怕是专业的技术术语,只要它不是“算法语言”,而是人际交流语言,它就离不开语言的本质——

“语言基本上是一种文化和社会的产品,它必须从文化和社会上来理解。”(萨丕尔《语言论》)

“语言是像文化的其他表现那样严格社会化的人类行为类型。它在基本原理和倾向上背离那种只有自然科学家才惯于公式化描述的常规。”(萨丕尔《语言论》)

在人文学科看来,语言学科够“技术”了吧?语法学够“技术”了吧?可是,“语法”这个术语本身,在中国就受到“文法”的挑战。前者在欧洲语音中心主义的视角中,后者在中国汉字文化的视角中。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