肢体语言打造个人影响力-读高能量姿势 -凯发网娱乐

励志教育 2020-05-01 14:32:04

最佳答案

我一直很欣赏身边自信的人,他们侃侃而谈,有强大的磁场和能量,但我一直以来都做不到。在学校里,我一定是那个在角落里认真记笔记的学生,工作后有所改善,但也一定不是主动表现自己的人。我一直以为,这和性格、原生家庭都有关系,随着经验和阅历的增长,自信应该就慢慢建立起来了,但《高能量姿势》这本书提供了一种快速有效的方式,扩展型的身体姿势就可以让你找到自信的感觉,沉浸当下,呈现出闪亮的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像我一样迫切想知道答案?那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我接下来将分成三部分给大家分享:

第一部分:战胜突如其来的窘境

作者埃米.卡迪在书中的一开始提到了她的一个经历,作者在毕业之际有幸参加了心理学的年度学术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有机会介绍自己的研究项目和目标,这是一次在行业是崭露头角的机会,也是一次找工作的机会,所以毕业生们都特别重视。在会议开始前一天,作者乘电梯去参加开幕式晚宴,她与三位业内颇有建树的三位教授坐同一部电梯,大家都很沉默,突然有一位教授说:“既然已经在电梯里了,就让我们听听你的演讲吧。”他来自一所知名的大学,如果能去那里工作,埃米想她一定会非常开心,所以她必须要表现好,但她脸开始发烫,嘴唇发干,一张嘴就变得颠三倒四,刚说了一句话,后面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想到自己的演讲马上就要以失败告终,她就更紧张了,瞬间丧失了思考的能力。眼看着电梯到了20层,她没有机会再尝试从头开始。电梯门打开了,其中的两位学者低着头快速走出电梯,剩下的那一位(鼓励作者演讲的那位)走出电梯,又停了下来,转过身来说道“这是我听过的最糟糕的电梯演讲”。

这样的经历,也许你我都曾有过……

我印象中一次比较冏的事情是,在一次总经理述职会上,我们部门的总经理是一位非常严厉的领导(每次开会都会骂人,能把人骂哭那种),这次是公司总经理主持召开的季度述职会,每个部门只有十分钟时间来进行述职。临近我们总经理要述职的时间,我们几个小部门都来现场支持,眼看着马上就要轮到人力部汇报,突然收到我们领导发来的信息,要求核实一下培训数据同比增长率这个数字是不是正确,我脑袋一下子就懵了,x%还是0.0x%死活倒腾不过来,我当时的智商应该降到了负数,只能紧急求助旁边的同事。后来,再一遍遍的回想当时的情况,很不能想象我当时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或许我们只是太在意他人如何评论我们,而不认为我们已经了解了他们的想法;或许我们会感觉自己无能为力,认同了这种感觉;或许我们过于看重结果,而不是专注于过程。种种担忧积聚在一起就变成了一杯有毒的鸡尾酒。这才是原因所在。

因此,在机会的大门向我们敞开之前,我们已经被深深的恐惧和焦虑所包围了。在这种心境下进入一个让人高度紧张的环境,我们注会沮丧地离开。

如果下一次你再遇到这样高度紧张的时刻,不要恐慌,而要以自信的态度去迎接它的到来。让自己从担心“其他人会如何看待自己”的想法中解脱出来,想象自己精力充沛,如鱼得水。想象一下自己毫无遗憾、心满意足地离开现场,因为你发挥了最好的水平,结果如何已经不重要了。这就是在追求一种存在力。

第二部分:揭秘存在力

这也许是我们共同的疑问,什么是存在力?

我们先来看看存在力的概念,先看个例子:访问学者拉克希米·巴拉钱德朗( lakshmi balachandra)一直在研究企业家如何通过演讲说服潜在投资客户,以及这些投资客户的反应。她精心分析了185个风险投资演讲的视频后,进行了语言和非语言因素的全面分析,最终得出的结论令她大吃一惊。判定谁会拿到投资,量重要的因素不是演讲者的资质或者演讲的内容,而是演讲者在演讲过程中展现出来的自信、放松的状态和激情。那些演讲者并没有把这短暂而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担心别人将如何看待自己上,换句话说,这些成功人土都在尽全力地表现自己,人们也通过他们洪亮的声音、极具表现力的手势、自信的表情等真切地感受到了他们的存在。

企业家们的热情具有极强的感染力,能够激励共事者更加努力、更加自信、更加热情、更好地表现。我们倾向于信任那些胸有成竹、热情而自信的人,因为它难以伪装并非发自内心时,人们能感觉到;当你表现出真实的自我时,人们会有所回应。这就是具有存在力的一种表现。

说到这儿,也许你已经对存在力有一些感觉了,但它具体是什么还是不能清晰的描述出来。存在力目前还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永恒的、超越性的存在力的理念发源于哲学和意识的土填中。玛丽亚.波波娃( maria popova)认为:“存在力的概念源于西方的正念:一种以达观的意念来觉察生活的能力、并以此来应对我们的境遇。”(

达观

是佛教用语,意思泛指畅通,谓心胸开朗,见解通达)。20世纪中期,英国哲学家艾伦・瓦特( alan watts)普及了存在力的概念,他说,生命的意义不在昨天,不在未来,而仅仅存在于今天。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未来的东西还未到来,而你的生命所经历的是现在。人们总是将时间浪费在悔恨过去和畅想未来的事情上,却忘了过好现在的生活。而现在才是生命的意义所在,只有将现在抓住,享受当下的生活,珍惜周围的一切,生命才会更加精彩。波波娃解释说,艾伦·瓦特认为“人类的挫折感和日常焦虑源于我们对未来生活的倾向,而未来是抽象的”,并且“我们放弃存在力的主要模式是通过离开身体、撤退到内心世界来完成的。不断地权衡利弊、自我评估;各种想法、预测、焦虑、评判接杂在一起,思绪万千;不断地探求体验的本质”。

这是一种持久的、哲学上的存在状态,如果能做到当然是完美。alan watt说“如果钱不是问题,你最想做什么?你想怎样享受自己的生命”,但是我们又能有几人可以不考虑现实的因素去追求纯粹的存在状态?我们必须工作,我们需要养家糊口,需要收入维持生活。哲学意义上的存在力,是一条朝圣之路,在精神上顿悟,追求彻底的内心改变,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过于抽象和理想化。

《高能量姿势》研究的是找到另一种方式来感受自己的存在和强大,也可以说是存在力这个哲学概念在现实中应用,是关于日常琐事、是普通的概念。这本书中提到的存在力是一种力量,存在力出现的时候,我们能敏锐地觉察到自身最真实的感受,不再焦虑、害怕和恐惧,勇往直前,展示出真实的自我。存在力是一种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的现象,不会永远留存或者永远消失,我们有时候会失去它,有时候又会把它找回来。

存在力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少关注他人对你的印象

处于存在状态的人,他们激情四射、自信满满、热情洋溢、平易近人、自信而不自负。

二、行为和认知同步

存在力能让你所有的感官在同一时间里都集中在一件事情上。情感、意识、身体、面部表情、行为等都达到和谐状态。卡尔.荣格(carl jung)认为:自我的各个组成部分达到一致后,人们会变得宽容、冷静、成熟和富有责任心。

第三部分:如何获得存在力

一、认同并表达真实的自我

获得存在力需要了解真实的自我、肯定真实的自我,还要考虑如何表达真实的自我。

组织行为学教授劳拉.摩根.罗伯茨致力于研究职场中如何培养积极、真实的个性,她提出可以通过下面的问题来帮助我们辨别最佳自我的特征。对着这几个问题,建议你马上写下答案,有助于你知道自己是谁。

哪三个词可以准确形容你的个性

你让自己最快乐、获得最佳表现的秘诀是什么

回想某一个你正在以一种“自然”和“正确”的方式做事的时间点

(

在公司或者在家里

)

。你今天会如何重复这种行为方式?

你的显著优势是什么?你将如何发挥它们?

但是,仅仅认识到那些代表你真实的最佳自我的价值观、特点和优势是远远不够的,你必须马上认可它们,并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它们是你个人经历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连你都不相信自己做的事、其他人又怎么会相信呢?

肯定自己最深层次的价值观,即自我意识中最优秀的部分,被称为“自我肯定理论”。但是,对着镜子大喊“我聪明”“我很棒”“大家都喜欢我”并不可取,而且有可能适得其反。自我肯定不是自吹自擂,而是提醒自己“对我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也就是,凯发在线网站 是谁?这其实是一种建立在自己真实经历基础之上的自我认可。它让我们感觉不大需要他人的认可,甚至如果有人对我们的想法提出异议,我们也能够轻松看待。

如何理解呢?我们来看一项由戴维・克雷斯威尔( david creswell)、戴维・舍曼以及他们的凯发在线网站的合作伙伴做的一项研究。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要求实验对象在一组评委面前即兴演讲,他们还事先告诉评委们在观看演讲的过程中要表现得既严肃又冷漠。演讲结東后,研究人员要求实验对象在接下来的5分钟内大声数数,每隔13个数数一次,从2083倒着往前数。而在这期间、评委们则不停地催促实验对象“快点儿”!这项特别的研究被称为“特里尔社会应激测试”( trier social stress test,tsst),目的是将压力最大化,以便心理学家研究人们对社会压力的反应。

在实验对象发表演讲之前,研究人员会随机分配给他们一项任务:要么写一下个人的核心价值观(即上面提到的那个练习),要么写一下对自我肯定没有帮助的、不重要的价值观。经过演讲和倒计数的严峻考验,研究人员通过检测实验对象唾液中的皮质醇(人们在压力状态下,尤其是经受社会评判压力的情况下释放的一种激素)含量,来测量实验对象的情绪状态。大量研究表明,经过tsst后,人的体内会产生大量的皮质醇。但在克雷斯威尔和舍曼的研究中,那些曾经写下个人核心价值观的实验对象的皮质醇水平远远低于另一组实验对象。事实上,事先进行自我肯定的实验对象的皮质醇水平并没有升高。实验对象通过对“最真实的自我”进行肯定,提醒自己自身最有价值的优势,克服了焦虑情绪。

需要注意的是,在实验中,实验对象肯定的是他们自身的核心价值观,而不是与他们面对的紧张事件相关的价值观或者能力。也就是说,人们不必为了自信地发表演讲而说服自己,认为自己“擅长演讲”,只需要坚持最佳自我的重要特性,就可以展现出最真实、勇敢的自我。

而如何表达真实的自我呢?当你完全体会到自己的价值、个性特征、优势,可以通过自己的行动和人际交往,真诚、主动地表达最真实的自我,这是从内到外自然而然的过程。同时,还需要把握表达真实自我的方式,积极、正向。

二、战胜冒名顶替综合征

书中举了一个例子:20世纪60年代末,那时的宝琳・罗斯・克朗斯(pauline rose clance)还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博士生,她担心由于自己不够优秀而无法成功拿到学位。“人人都比我聪明”“这次成功是因为我运气好,但下一次我就会失败了”“我或许根本就不应该在这儿”。在每次成绩评估考核之前,宝琳都会惴惴不安,彻夜难眠。而评估考核结束后,她又总是唉声叹气。她知道朋友们已经厌倦她不停地唠叨,似乎没有人和她有相同的感受。“我在这里就是个错误,人们会发现我不配待在这里。”宝琳对我说:“我当时确实这么认为。我非常焦虑,我想我必须接受这一点,我确实不属于这里。”

宝琳小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上大学。“我在阿巴拉契亚山区长大,在一所规模很小的学校念了11年书,直到十二年级才离开那里,因为那儿没有十二年级。我们的教材不能带回家,我父亲总希望我们去图书馆多借些书回家,想让我们通过读书来了解外面的世界。虽然老师很看重我,说我可以上大学,但由于我所在的中学的教学质量很差,我对自己所受的教育是否符合大学的要求忧心不已。”“我的高中老师曾经对我说:“不要对自己要求过高,你要有心理准备,上大学后你的成绩可能是c,不要期望a。”所以我认为自己在大学里顶多是一名中等生。但事实并非如此,我的成绩相当好,可我对考试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我能一直保持优秀吗?我真的能做到这一点吗?所幸这所大学的规模很小,我不用太担心这一点。

但是,当宝琳在研究生院就读时,她再一次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她想毕业后去某所名牌大学攻读博土学位,但是她说“那所学校的心理学系的面试官非常肯定地告诉我,作为女生,我必须比男生优秀3倍以上才有可能被录取。面试官还说:‘我们倒是有一份秘书工作适合你。’最后,我去了肯塔基大学,该大学招收临床心理学的博士生。由于学校比原计划多招收了一批学生,竞争十分激烈。学校明确告诉我们,“看看你的周围,会有很多人拿不到学位。”学校每年都会通过考试淘汰成绩差的学生。尽管宝琳在历次考试中成绩优秀,但她仍然感觉很不安,她认为自己将会成为下一个被踢出项目的倒霉蛋。

尽管上面说的是宝琳的独特感受,但由于我们曾经努力让他人认为我们比真实的自己更有天赋、更胜任某项工作,所以我们认为自己不属于某个地方的这种心理是很普遍的。我们多数人都这样想过,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有过这种想法。这不是简单的怯场或者表演焦虑,而是一种认为自己滥竽充数、得到了不该拥有的东西,将来某个时候会被人揭穿的想法,这种想法有时候会让人崩溃。心理学家称这种想法为“冒名顶替综合征”“冒名顶替心理”,也可称“冒充者恐惧心理综合征”或者“冒充者恐惧心理”。

冒充者恐惧心理偷走了我们的力量,阻碍我们找到存在力,所以我必须要战胜它!办法就是“假装成功直至真正成功”。

作者举了她自己的例子:在攻读博士学位的第一个学期,学校要求每名心理学系的博士在20人左右的小组里发表一次20分钟的演讲。在演讲的前一天晚上,我由于害怕而坐立不安,于是对导师说我想退学,这样就不用演讲了。“不,你绝不能退学。”她说,“你不但要参加这次演讲,你还要一直演讲下去――哪怕你必须假装自己擅长演讲,直到某个时刻你发现自己真的擅长。”第二天,作者的演讲算不上成功,演讲时,身体除嘴巴之外其他部位一动不动,感觉大脑随时可能一片空白。只希望早点儿结束演讲。演讲结束后,有人举手提问,她紧张得差点儿晕倒。但是终于挺过来了,观众们对演讲的反应也比她预想的好得多。后来作者不断地争取演讲的机会,只要有人邀请她演讲就会去,她甚至会自己主动要求演讲,为的是给自己创造更多的锻炼机会。当然,克服“骗子”心理需要时间。作者经过五年左右的时间,终于意识到自己能演讲好。

三、远离弱势心理,建立强势心理

弱势心理压抑了我们的想法,消耗了我们的能量,让我们脱离了正常的轨道,而强势心理恰恰相反,它增强了我们授受他人批评意见和拒绝的能力,以及我们对压力的承受能力,甚至还增强了我们对身体疼痛的耐受能力。

我们来看个实验:实验对象事先受到引导,分别处于强势心理状态和弱势心理状态,然后做一些简单的任务。在一项研究中,两名实验对象首先被告知,在一项和计算机相关的双人协作任务中,他们将分别担任领导和下属。然后,在任务开始之前(这项任务事实上并有真正实施过),研究人员让他们別进行“字母回想”脑力测试。在这项测试中,研究人员先让他们屏幕上的两个字母,然后给出一系列字母,让他们快速回想每个字母是不是之前看过的。这个测试的目的是判断研究对象“更新”认知的能力:他们必须不断地更新大脑中的字母信息。预先受到弱势心理引导的实验对象所犯的错误远远多于预先受到强势心理引导的实验对象。

还是很多其他的实验表明:弱势心理会剥夺我们的推理能力、专注能力、工作记忆力以及清晰的思路,我们会不顾一切地想要摆脱弱势心理。当然,我们无须头戴皇冠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强大,试试这些方法:回想自己感觉有力量的时刻、快速阅读暗示强势地位的词语(管理、指挥、权威),或者像偶像剧里经常演的那样,想像自己变成非常有力量的角色,能够把对方打倒在地。无论你是否意识到,你已经浑身充满力量,假想的强势也是强势。

四、摆出高能量姿势

新西兰橄榄球比赛最激烈的力量角逐在赛前就已经悄然展开。职业橄榄球赛和其他职业体育赛事一样,在赛前唱国歌的时候,观众会全体起立。然后,观众就会看到15名你能想象到的最魁梧、最健硕的壮汉面对面站成一排,手臂搭在彼此的肩膀上,在球场上摆成了一个紧凑的阵型,这也是观众们最期待的时刻。正如一些人所描述的那样,这一刻让人“热血沸腾”。很多新西兰人把这一刻看得比唱国歌还重要。

新西兰国家男子橄榄球队(全黑队)严阵以待,队员们双脚分开站稳,膝盖稍稍弯曲,而队长则像笼子里的老虎一样威武地在队员中间前后踱步,然后用毛利语大声发出号令。队员们立刻做出回应,同时做好预备姿势,准备随时跳起令人震撼且极具挑衅意味的舞蹈。他们缓慢而有力地做出一系列动作、手势以及面部表情:睁大双眼、挺起胸腔、双手拍击大腿,双脚重重跺地。他们的歌声低沉而洪亮,似乎身体的每个动作都在不停地向四周延展,向脚下的地面扎根。他们缓慢、冷酷地向对手移动,后以瞪大眼睛、吐出舌头收尾。从1905年开始,全黑队就在比赛前跳这支舞。这种舞叫作哈卡舞,人们通常称为战舞。

这支舞蹈所传达的信息看起来简单而直接,是一方以最原始的方式对另一方的震慑。这个例子也说明,肢体语言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交流方式,

无论是暂时的还是长期的、仁慈的还是邪恶的,地位和权力都会通过不断变化的非语言形式表现出来,如舒展四肢、扩大领地、保持直立的姿势等。当感觉强大的时候,我们会舒展肢体、扬起下巴、双臂收回,挺胸站立,举起双臂。

谈到对肢体语言的研究,没有谁比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教授杰西卡·特蕾西( jessica tracy)更有发言权。特蕾西深入研究了错练复杂的骄傲情绪――因感知到了权力、力量和胜利而产生的情绪。她的研究表明,人类的骄傲情绪可能是在进化过程中产生的,这和达尔文提出的观点不谋而合。骄傲的情绪控制了整个身体。特蕾西和她的同事在书中指出,骄做的表达原型包括“直立和扩展性的姿势,头部微微前倾(大约20度)微笑,两手或插在腰间,或握拳举过头顶”。

为了证明:我们的情绪既是肢体表达的原因,又是肢体表达的结果,我和搭档丹娜・卡尼、安迪・亚普做了一个实验。我们的假设是,扩展性姿势能让人们感觉更强大。

实验之前,必须做一些重要的基本工作――找到正确的姿势进行测试。首先对与肢体语言相关的文献进行全面整合,然后分别选择了5个高能量姿势(见图1~图5)和5个低能量姿势(见图6~图10)。这5个高能量姿势都是扩展性姿势(身体占用了很大的空间),而低能量姿势都是收敛性姿势。

作者招募了一组研究对象,不向他们透露任何与实验目的有关的信息。研究对象来到实验室后,分别被带到了一个小房间里,房间里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台电脑。电脑屏幕上会展示5张照片,每张照片上的人的姿势各不相同。研究人员在离开之前会向研究对象解释,并指导研究对象观看和模仿每种姿势,模仿的时间和照片在屏幕上显示的时间相同――6秒。这种安排的重点是,研究对象并不知道自己观看和模拟的高能量或低能量姿势是随机分配的。

每一位研究对象都获得了参加研究的标准酬劳。在他们做完一系列姿势之后,研究人员给研究对象2美元的额外奖励,并解释说,他们可以留着这笔意外的奖金,也可以用它来冒一次险:要么让奖金翻倍,要么失去奖金。也就是说,他们可以通过掷骰子的方式,或者再赢4美元,或者输掉这2美元(赢的概率是1/6。同时研究人员保证无论掷骰子的结果如何,他们都能得到事先承诺的参与实验的全部酬劳)。在这种情形下,人们以扩展性的姿势站立几分钟后真的会影响他们的行为吗?此刻,当你知道答案是“会影响”的时候,你应该不会对此感到惊讶:摆出高能量姿势的研究对象更倾向于掷子,他们中有33%的人选择了冒险。而摆出低能量姿势的研究对象中只有8%的人选择冒险。

最后,研究人员要求研究对象按照4个简单的级别来评价他们在“强大”和“掌控”方面的感受。摆出高能量姿势的研究对象所感受到的“强大”和“掌控”程度远远高于摆出低能量姿势的研究对象。

这个实验结果充分说明,肢体语言可以塑造心理状态。姿势本身影响了人们对强势心理和弱势心理的感受以及他们愿意冒险的程度。采取具有扩展性、开放性的姿势不仅可以促使心理和行为发生变化,而且可以改变研究对象的生理状态。过一步强化了“力量源于肢体语言,或者肢体语言是力量的外在表现”的观点。身体只需要做出一个简单的姿势,并坚持几分钟,就可以产生比分配一个强势角色更好的反馈效果。

不管是参加面试、与权威人士会面、课堂讨论、谈判、参加比赛,或者是在一群人面前做报告,高能量姿势对大家都有很大的帮助。但是,无论是在具有挑战性的环境中还是在通常情况下,随时检查自己的姿势,你都会受益无穷。

改善行为的最佳方式不一定是在态度上的重大改变,潜移默化地自我助推向积极的方向前进是更实际的办法。鼓励自己更勇敢一点儿,更大胆一点儿,走出自我营造的层层壁垒,逐渐感受到新的快乐、新的力量和新的存在力。

肢体语言打造个人影响力-读高能量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