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里有着你我逝去的青春 -凯发网娱乐

励志教育 2020-05-01 14:32:29

最佳答案

知道村上春树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正在上大一,公元二千年。关于世界末日的玛雅预言并没有实现,千年虫肆无忌惮地在电脑程序里横行霸道,想想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当时痞子蔡的网络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正火遍大江南北。每个读过那本小说的男生都希望自己的女网友能像“轻舞飞扬”那样有着一头飘逸的长发,如玉的容颜,妖娆的身段和悲惨的身世,好让一无所有的他们掏出唯一自认为有价值的真心来进行拯救。

富二代和霸道总裁似乎还没有现在这么多,小狼狗喜欢的也大多还是清纯少女,并非风韵犹存历经沧桑的半老徐娘。当然,《新龙门客栈》里的金镶玉除外,那是一代人的梦中情人。

qq那时候还叫做oicq,腾讯一哥马化腾经常和自己的员工们假冒清纯小妹妹,在oicq聊天空间里撩拨正值青春期的男大学生。

我也许是其中曾经被撩拨的一个吧,讲到这就想来瓶青岛啤酒,撸串羊肉和你聊聊哥当年在大学里的人气指数和风流韵事。

当时“你永远不知道坐在电脑前和你聊天的是不是一条狗”和现在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一样广为流传。

因为颜值太高,同班男生经常把我的艺术照当作自己的玉照寄给女网友,害我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背负一段因为还没出现视频聊天而导致的莫名风流债。

哈哈哈,上面有段话是假的,你自己猜猜是哪一段。

二零零二年的冬天,福州下了第一场雪,我们宿舍的舍长和一位在广东读卫校的女生通过网络勾搭上了。

据我们舍长亲口分析,那名女生当时正处于和男朋友分崩离析的关键时刻,在我们全宿舍共同的努力和出谋划策下,舍长终于用他那只诺基亚手机成功劝说女生分手,并决定在二零零三年春季或夏季来我们学校和舍长见面,互诉衷肠。

为了和女网友相见时可以更好的坐而论道,舍长在大学附近的小区租了间小套房,而且还买了整盒的杜蕾斯安全套,草莓味的。说是怕聊得太开心,擦枪走火,别给女生身体带来不必要麻烦。

我们全宿舍的男生望着杜蕾斯盒子,都点头表示理解,舍长当时觉得理解万岁,生活真是美好。

舍友华哥被称做情圣,为人很仗义,当时谈着两个女朋友,号称从不用安全套。他问舍长需不需要让他先试用一个,到时可以跟舍长反馈一下用户体验。

舍长是纯情少男,腼腆地摆摆手,脸红着说:“我自己用都不够呢?”基于卫校女生估计才来三天,望着18只装的杜蕾斯,我们宿舍所有人私底下都对舍长的身体表达了不同程度的担心。

然后,二零零三年到来了,伴随着非典,学校所有人鼻子里都是板蓝根和醋的味道,容不下任何的风花雪月。

舍长的爱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卫校女生觉得非典面前还是重回前任怀抱比较安全,舍长租的套房也没用上,更甭提那盒草莓味的杜蕾斯了,用都没用,一切的一切都没有然后了。

大四毕业时喝分手酒,互道珍重,我们还用那件事笑他。舍长是个实诚人,摸着脑袋笑着说,杜蕾斯的保质期很久,兴许将来还用得上也说不定,然后大家都哭着喝晕了。

你也许会问,你不是要写《挪威的森林》吗,怎么聊起自己的青春来了。

你有所不知,聊《挪威的森林》只能先聊这该死的青春。这部充满了死亡的作品,就是村上春树写给当时像你我一样不开窍男生的青春墓志铭啊。

“献给许许多多的祭日。”——这是《挪威的森林》的开篇献言。

在这部出现许多死亡场面的现实主义小说里,村上春树用平谈的手法叙述了少男少女那不可言说的,哀婉凄凉和寂寞孤独的悲伤情绪。

对于为何会写出这么一部青春小说,村上是这么说的:“我眼看就四十了,想趁自己的三十年代还拖着青春记忆尾巴的时候写一部让全国少男少女流干眼泪的青春小说。”

日本的少男少女流没干流眼泪我不知道,反正当初我是带着准备流口水的想法去研究这本小说的。

记得借我书的亮仔在我耳边小声说:“这是本不可多得的日本黄书,很浪漫很虚幻,很刺激很够劲。”

研究完这部作品后我很想告诉亮仔,这本书既不浪漫也不虚幻,既不刺激也不够劲,只有彻彻底底地残酷青春和悲惨现实,虽然加了些“爱情动作”情节,但并不影响它的纯文学格调。

是不是觉得哥很有逼格,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挪威的森林》主人公渡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生,有着青春期男孩特有的烦恼,对性的渴望,对生活的向往,但他生命中最为交心的好友木月和爱人直子都先后以自杀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在茫茫人海中,他的孤独寂寞无法排解,幸好作者安排他遇到了活泼开朗的绿子,在绿子和直子病友玲子的关怀安慰下,最后走上了自我成长的道路。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这句作品中的警句到如今我还记忆犹新。

如果“死”泛指一切已经消失的东西,那我们很多人的青春在好多年前就已经死亡了。

《挪威的森林》这部作品应该是村上春树在临到中年时回首已经逝去死亡的青春,用笔为自己记忆深处的爱情谱写的一曲凄婉哀歌。

作者用冷静苍凉的笔触描写了渡边与爱人直子之间哀怨缠绵的精神苦恋,作品用洗炼优美的语言让人感到像在安静的夜里被如水的月光抚慰着孤独的心灵。

直到最后,主人公渡边被迫离开了在自己生命中占有重要位置的朋友和爱人,怀抱着巨大的孤独“作为生的部分”重新迈上自己的人生旅途。

时间的沙漏滴个不停,青春的时光一去不返,我们只能像渡边一样,边回首已死的青春,边顽强地努力前行。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里有着你我逝去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