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然大悟:痛苦从何而来?痛苦其实并不存在 -凯发网娱乐

励志知识 2020-05-01

最佳答案

王建平:每日一文:《感知论第四部》(64)

64、我们的痛苦来自哪里?

人活着会感受到诸多痛苦,没有痛苦的人是不存在的,我们至多是在尽量避免和减少痛苦。痛苦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大多只知痛苦的现象,不知痛苦的根源。我们极容易将痛苦的来源归结为客观存在,人生必须经受痛苦。我们一直在对抗着痛苦,一直在忍受着痛苦,其实我们除了人为的力所能及的抵挡,我们对痛苦的发生无可奈何。痛苦成为人生的大敌,我们除了躲避与对抗,再无其他办法。为了逃避,我们不惜开动想象力,创造出一个全然没有痛苦的天堂。我们让一部分人去天堂,一部分人继续承受痛苦。为了对抗,我们不惜调动人的所有智慧,尽量把痛苦的发生减少到最低程度,这仍然造成了一部分人减少了痛苦,一部分人却增加了痛苦。

人类与生存的痛苦形成长期的拉锯战,随着时间的增加和人类文明的进程,痛苦在减少还是在增加?我们发现,人们可以避免一些痛苦,可是避不了另一些痛苦,我们对抗这些痛苦的行为,又造成了另外的痛苦。我们在不断减少旧的痛苦的同时,又在增添新的痛苦。痛苦仿佛如影随行,我们无法挣脱,因此,人世间被视为赎罪之地、受难之地、轮回之地。人间被各种各类痛苦占据,人类束手无策。

为什么有痛苦?痛苦来自哪里?我们与痛苦是什么关系?我们就不能没有痛苦吗?对于什么是痛苦,我们不难回答,给感知系统带来不良反映的事实过程就是痛苦。比如苦、辣、酸、麻;比如冷热不适,比如劳累、恐惧、忧伤、愤恨……无需列举种种痛苦的现象我们也明白,引起人生理不适和心理不适以及情感不适的事实过程就是痛苦。繁多的种种痛苦分为感官的痛苦和精神的痛苦,而各种痛苦之间又互相联系,交织发生。与其他生物相比,人遭遇的痛苦与它们相同吗?比如,人与相近的动物相比,谁有更多的痛苦?也许很难找到准确的答案,但是,我们知道,动物只有感官反映,它们的痛苦来自条件反应,这是所有生物的本能。这种反应是直接的、短暂的和一过性的,各种感觉性的反应一经条件改变,立即消失。这些条件反应是对生物的必要保护,如果生物体缺乏这样的感知反应,它们将不能存活。人的痛苦与其他生物有着本质性的不同,人除了生理性感知痛苦以外,绝大多数的痛苦都是精神性的,人比生物们多出了多得多的精神痛苦。人真正难以接受的正是人类特有的精神痛苦。

人的精神痛苦是哪里来的?我们创造了精神意识的方式用以感知世界,我们并不想以精神意识来祸害自己。事实却是,在我们还全无意识的时候,精神意识就已经成为人类最大的祸害。可以不夸张地说,人类绝大部分痛苦都是精神意识制造的,我们没有料到,自己引以为傲的精神特质竟然是痛苦的源头。而痛苦又成为人类的专有性标志,这看起来像是天大的乌龙——人一手制造了自己难以承受的痛苦生活。为什么有痛苦?是因为我们感受到了痛苦。痛苦来自哪里?痛苦来自我们无意的制造。我们与痛苦是什么关系?是自作自受的关系。我们能够没有痛苦吗?当然能够,生物本能的感知反应不是痛苦。我们为什么不能取消痛苦?因为我们至今没有真正找到痛苦的来源。

痛苦的来源就是我们的精神意识,就是我们的认知,就是我们用以解释事物的伦理观念,就是我们创造的诠释世界及我们自己的逻辑模式。痛苦来自于我们有意无意创造并遵行的生存竞争逻辑模式。细细想来,痛苦就是一种人为模式,这种模式的运动机制就是以痛苦为动力。人类无意间建立了一种以痛苦为动力的竞争机制来推动人类社会的前进发展,我们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以人的痛苦为代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能够得以脱离痛苦吗?

之所以历来的哲学家多是悲观的,他们是看到了人类苦难的宿命,他们看见了注定的苦难命运在等待着人们。叔本华式的悲观主义是有深刻理由的,人类的苦难竟然是前置的,也就是必然的存在。不过,既然人类有能力制造精神观念,给我们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这也同时留下了希望,我们同样可以改变人类的精神观念,结束人类的痛苦。

真正找到了我们遭受的痛苦的源头,那就离结束痛苦不远了。(接下)

注:本文节选自:京东、淘宝电子书:《感知新世界》、《感知新文明》、《感知新人类》

恍然大悟:痛苦从何而来?痛苦其实并不存在

上一页:
下一页: